中国古代名道之五—药王孙思邈

2012-05-30  鸟语花香香

孙思

       孙思邈,唐代著名道士、医学家,京兆华原人(今陕西铜川耀州区)。生卒年颇有争议(学界较为一致的说法是公元581—682)。幼年多病,甚至可能患过肺痨,“夙婴沉疾”、“早缠尫瘵”,为治病几乎罄尽家资,因此年轻时便对医学兴味强烈,“驰百金而询经方”。长期行医修道,曾于终南山隐居并积极从事炼丹活动。暮年隐居华原五台山(今陕西铜川耀州区东南,今称药王山),修身养性、著书立说、治病救人。著作颇丰,有《千金要方》、《千金翼方》、《养生铭》、《福寿论》等医学及养生著作,在医学史和道教史上都占据着重要地位。历代统治者对孙氏都颇敬重,唐朝皇帝曾延请其入京,宋徽宗愈加封其为“妙应真人”。孙思邈在民间更受尊崇,被尊为药王,至今在其故乡孙原及暮年隐居地药王山仍有留念药王孙思邈的“二月二”古庙会,“二月二日龙低头,箫鼓年年拜药王。”
       根据《旧唐书》卷一九一《孙思邈传》记载,孙思邈“七岁就学,日诵千余言。”及至弱冠,已是“善谈庄、老及百家之说,兼好释典”的神童了。北周大将军洛城总管独孤信称孙思邈为“圣童”,并感慨“恨其器大,难为用也。”周宣帝时,孙思邈开始隐居太白山,并对后来隋文帝征为国子博士的待遇不为所动,称疾不起。据载当时孙氏曾对亲朋说道:“过五十年,当有圣人出,吾方助之以济人。”后来果然有了唐太宗诏诣孙氏入京一事。这则记载虽有附会之嫌,但不难看出孙思邈在时人心中很有些神通,至少后晋时编修《旧唐书》的人们是情愿置信孙思邈是有些料事如神的能耐的,而这显然又是遭到不断以来孙思邈的声威的影响。
       孙思邈尚在人世时便有极高的声威,年轻时的医术已为众人所服气,及至后来的修行精进、著书立说、济世活人更是使得孙思邈声名远播。《旧唐书.孙思邈传》中有四件关于孙思邈的故事较为风趣,颇富传奇颜色。

 

       其一是孙思邈的年岁:“思邈自云:开皇辛酉岁生,至今年九十三矣。询之乡里,咸云数百岁人,话周齐间事,历历如眼见,以此参之,不啻百岁人矣。然犹视听不衰,神采甚茂。可谓古之聪明博达不死者也。”这段记载来源于与孙思邈生活在同一时代、并且“执师礼以事思邈”的卢照邻所作的《病梨馆序》,其中讲到卢照邻就孙思邈年寿一事“询之乡里,咸云数百岁人。”证明当时的乡里们已俨然将孙思邈作为活神仙看待。卢照邻亦赞其为“古之聪明博达不死者”。

      第二件是魏征等请教思邈口授五代史事:“初魏征等受诏,修齐、梁、陈、周、隋五代史,恐有遗漏,屡访之,思邈口以教授,有如目睹。”这无疑证明了孙思邈在当时的德高望重。至于东台侍郎孙处约及太子詹事卢齐卿二事,虽过于玄妙明显有附会之嫌,但无论是史实还是附会终究表明了孙思邈在人们心中神乎其神的笼统。何况此四事仅是关于孙思邈的众多传说的一小部分,“凡诸异迹,多此类也。”
      “《千金方》使万人活,箫鼓年年拜药王。”去世后的孙思邈被人们敬为药王,在民间宗教信仰(民间道教)中已被视作神仙。每年农历二月初二人们会从各地赶往孙思邈暮年隐居的药王山拜山,留念药王孙思邈。这就是药王山二月二古庙会的由来。一开始,这种活动只是自发的,但到后来,业已成俗,因循至今。
       到了北宋,宋徽宗加封孙思邈为“妙应真人”,孙思邈也正式被纳入了官方道教的神仙体系。《列仙全传》亦对孙思邈进行了收录,有关于孙真人下葬开馆不见尸,人疑尸解之说。


       孙思邈著作颇丰,是我国古代医药家著作遗存最多者之一。《旧唐书》载:孙思邈“自注《老子》、《庄子》,撰《千金方》三十卷行于代,又撰《福禄论》三卷,《摄生真录》及《枕中素书》、《会三教论》各一卷”。《耀州志》载:“《老子注》,《庄子注》,《千金方》三十卷,《千金翼方》三十卷,《千金髓方》二十卷,《千金月令》三卷,《千金养生论》一卷,《养性延命集》二卷,《养生杂录》一卷,《养生铭退居志》一卷,《禁经》二卷,《神枕方》一卷,《五脏旁通道养图》一卷,《医家要钞》五卷。《唐书》与《道藏》及《通志略》中载思邈书尚二十余种,皆道家者言,疑道流依托也。”以孙思邈之名载录书籍或引录的段落很多。据史书、方志、典籍、道藏、医著、碑石等可靠文献材料记载其次要著作遗存约90余种,目前为止,据学者考证,其中较有根据可证为孙氏亲著的有23种,待考和托名者64种。这些著作无疑是最能表现孙思邈的思想的。
       孙思邈被称为“药王”,其著作《千金要方》收方五千余首,然而,孙氏并不主张一味用药,而是认为“夫为医者,当须先洞晓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疗不愈,然后命药。”
        为贯彻食安身,药救急的思想,孙思邈在《千金要方》中专列《卷二十六?6?1食治》一卷,其中记载了诸多养生补益的食疗良方。同时,受道教服饵养生理论的影响,孙思邈在《千金要方?6?1卷第二十七?6?1养性》中专载一篇《服食法第六》,收录了二十四首养生补益的服食方。如:服地黄方、黄精膏方、饮松子方等等。服食是道教重要的修行方式之一,道教从来置信可以“假外物以自固”,经过服食达到中途夭折、长生成仙的效果。道书中也常有关于服食辟谷的内容。孙思邈在《千金翼方》中也曾专门列有一卷来讲辟谷。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千金方》中有不少房中术的理论

      孙氏的药方,不只载有药名药量,还详细引见了具体的合制之法,供人依法炮制。对服用补药的准绳、,孙氏认为:“服饵大法,必先去三虫,三虫既去,次服草药,好得药力,次服木药,好得力讫,次服石药,依此次第乃得遂其药性,庶事安稳,可以延龄矣。”但是孙思邈对待服食的态度是慎重的,对道教繁多的服食方法加以鉴别验证,去粗取精。例如他对当时社会盛行的“五石散”就持否定观点,指出“宁服野葛,不服五石。”

       此外,孙思邈以节欲为特点的房中养生思想、以日常卫生为特点的居处思想和虽然带有一定奥秘颜色却不失为日常养生规范的禁忌养生思想都具有明显的道教修行方法的特点。

       总之,道士们在追求长生的过程中完善和发展了养生学理论,道教养生思想也因此极具价值。寿命长达141岁的高道孙思邈以其本身理论证明了这一点,他在本身的养生理论中深受道教养生中“功行双全”、“清静自然”、“无欲无求”思想和导引、按摩、行气、服食、房中、居处、禁忌等道教修行方式的影响,并为道教养生这门富有宗教特征的生命科学提供了愈加丰富的内容。这些道教养生思想在当今社会仍有很重要的意义。

陕西陇县药王洞

    来自: 鸟语花香香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