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为何喜欢穿越回宋朝生活?

2013-05-04  闲云秋鹤
  听说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经说过:“如果让我选择,我情愿活在中国的宋朝。”此话在网络下流传甚广,但没有一个引述者注明出处,真伪莫辩。不过我这里并不打算考证汤因比是不是真的说过这句话,而是干脆假设小汤穿越到了十二世纪的中国,那么他将会发现一个怎样的宋朝呢?


  如果汤因比在北宋的汴梁或者南宋的临安逛了一圈,并对宋朝人的文娱生活保持着强烈的猎奇心,那么我想他一定会惊奇地发现,流行于宋人的竞技运动,比小汤所生活的十九世纪欧洲还要丰富多彩。1860年英格兰举行了世界最早的高尔夫球公开赛,但在十二世纪的北宋,下层社会早已流行一品种似高尔夫球的贵族运动,而市井平民则对足球与相扑运动表现非常高的热情。


  那品种似高尔夫球的运动叫做“捶丸”。根据一份元朝人留上去的《丸经》以及绘于明代的《秋宴图》,我们置信,捶丸运动所运用的球、球棒、场地,以及游戏规则,都很接近古代高尔夫球。作为下流社会玩的贵族运动,捶丸也是特别讲究对场地的选择,以地势崎岖、草木相间的开阔山野为宜;也特别讲究玩球的绅士风度:“捶丸之式,先习家风,后学面子。折旋中矩,周旋中规。得胜不嗔,得隽不逞。若喜怒见面,利口伤人,君子不与也。”


  如果说捶丸只是下流群体小圈子里的健身潮流,那么“蹴鞠”毫无疑问便是宋朝的全民运动了。蹴鞠,又称“蹴踘”,即踢足球。汤因比可能不会赞同宋代蹴鞠是古代足球运动的起源之说,但他一定无法否认,宋朝人对于蹴鞠的热爱,半点不亚于古代英国人对于足球的热情。不但城市中有蹴鞠比赛的热闹场面,“宝马嘶风车击毂,东市斗鸡西市鞠”;而且农村人也很喜欢蹴鞠,“乡村年少那知此,处处喧呼蹴鞠场”;甚至有了女子球队,“舞馀燕玉锦缠头,又著红靴踢绣球”;就连皇帝宋徽宗,也是一名蹴鞠高手,“近密被宣争蹴鞠,两朋庭际再胜负”。


  宋代有自在结社之风气,热爱蹴鞠的人还可以组织或参加各个蹴鞠社团,《梦梁录》所载的“更有蹴鞠、打球、射水弩社”,《都城纪胜》所说的“蹴球则曰齐云社”,《事林广记续集》所记的“四海齐云社,当场蹴气毬,作家偏著所,圆社最风流”,都提到了宋人的蹴鞠结社,彼时称为“齐云社”、“圆社”,有点类似于今日的足球协会、足球俱乐部。圆社有社规(如规定“狂风起不踢,酒后不可踢”)、主事人,向入社的成员提供技术培训、技术考核、组织比赛与表演等服务,是民间蹴鞠的自治组织。


  宋代商业发达,城市中常常可以见到商业性的蹴鞠表演。如果汤因比在元宵节前后来到北宋的汴梁,他将发现“游人已集御街两廊下,奇术异能,歌舞百戏,鳞鳞相切,乐声嘈杂十余里,击丸蹴踘,踏索上竿……奇巧百端,日新耳目。”如果他在南宋的临安逛街,则很可能会遇见一家叫“黄尖嘴蹴球茶坊”的茶楼,可以一边喝茶,一边欣赏足球比赛;如果他走到临安著名的公园蒋苑,也会看到那里有“立标射垛,及秋千、梭门、斗鸡、蹴鞠诸戏事,以娱游客”。


  最后我们还想提示汤因比的是,宋人蹴鞠所用的皮球,从形状看跟古代足球差不多,为空心充气的皮球,比较有弹性。据宋人所著《皇朝理想类苑》,“(以前的)蹴鞠以皮为之,中实以物,蹴蹋为戏乐也,亦谓为毬焉。今所作牛彘胞,纳气而张之,则喜腾跃。”如果我们以为那时分的足球是实心的、缺乏弹跳力的,那就低估宋人的智慧了。


  另一项风靡大宋朝的全民运动是“相扑”。相扑如今是日本的国技,其实那是从中土传过去的,一千年前,相扑是大宋的国技。同蹴鞠一样,宋人建立有相扑社团,叫做“角抵社”;有全国性的相扑“锦标赛”,胜者有奖金、奖杯、奖状:“膂力高强、天下无对者,方可夺其赏,如头赏者,旗帐、银杯、彩缎、锦袄、官会(纸币)、马匹”;还有商业性的相扑表演。宋代的城市曾经出现了超大型的市民文娱文明中心,叫做“瓦子”,里面设有酒楼、茶坊、食肆、勾栏、棚,棚和勾栏都是表演相扑、杂剧、皮影戏、傀儡戏、说书、唱曲等文娱节目的场所,相当于今日的戏院,北宋汴梁“桑家瓦子”里的一个棚,大者“可容数千人”。如果汤因比来到瓦子,就可以欣赏到宋人的潮流竞技运动——相扑表演了。《梦梁录》记述说:“瓦市相扑者,乃路岐人(即民间艺人)聚集一等伴侣,以图手之资。先以女飐数对打套子,令人观睹,然后以膂力者争交。”


  这条记录也泄漏了一个信息:在宋代瓦子中,商业性相扑表演节目开锣之前,通常会先安排一段活色生香的女相扑表演,以吸引观众。宋代的女相扑是很有名的,女相扑手叫“女飐”,《梦梁录》和《武林旧事》都记录了好几位女飐的名号,如赛关索、嚣三娘、黑四姐、韩春春、绣勒帛、锦勒帛、侥六娘,这些女相扑手跟男相扑手一样,在“瓦市诸郡争胜”,并且打响了名头。


  北宋的仁宗皇帝也曾经为女相扑所吸引,在宣德门上看“妇人相扑者”,结果惹来司马光一顿批评:“窃以宣德门者,国家之象魏,所以垂宪度,布号令也。今上有天子之尊,下有万民之众,后妃侍旁,命妇纵观,而使妇人臝戏于前,殆非所以隆礼法,示四方也。”司马光还提出建议:“仍诏有司,严加禁约,令妇人不得于街市以此聚众为戏。”天子在严肃场合观看身体火辣、着装清凉的女飐表演,当然不成体统,司马光对仁宗的批评很有道理,但他想禁止市井间的女相扑,则是多管正事了。不过我们从《梦梁录》和《武林旧事》的记述来看,民间的女相扑表演显然并未遭到什么影响。


  看看这些流行于宋人的竞技运动,汤因比会感遭到宋朝社会的繁华气味吗?由于,只要一个富足、安定、又有空闲的社会,人们才可以这么欢愉地玩闹,恰如南宋诗人周文璞的诗句所描述:“有时挟弹暮云表,有时蹴踘春风前。有时却自着绛帕,走入药市寻神仙。”


  撰文/吴钩

(来源:腾讯·大家   编辑:何熠)

    来自: 闲云秋鹤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