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北大为何培养不出一流人才

2013-08-07  成为亨特

 

          王贵成/文

不管清华北大在世界大学之林中处于什么地位,无须置疑的是,这两所大学是中国当之无愧的一流大学。然而,让这两所一流大学尴尬的是,1949年过去都60多年了,除了培养了一些国家领导人外,却难以培养出真正的一流人才来。按照仙逝没有几年的大科学家钱学森的说法,中国大学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很明显,清华北大也包括在“中国大学”之内。仁慈的人们不由要问了,清华北大为什么就培养不出一流人才来呢?

其中缘由肯定不少,但人们常说的是,由于清华北大的师资队伍中缺乏一批世界大师级学者,故而就缺乏一批世界领先程度的学科,培养不出一流人才来就是理所当然之事。而据我这个在应试教育苦海中垂死挣扎了十几年的老九来看,虽然教授们逃脱不了责任,但更次要的是,清华北大招收的先生压根就不是一流人才胚子。由于招生录取制度的单一浅薄,中国的大学只会经过单一的考试分数选拔所谓的人才,在如何发现辨认选拔优秀人才方面还缺乏最少的经验。

可能清华北大里的各路状元和培养出状元们的各路名师就急的要骂娘了,且慢——先听我把话说完再骂也不迟。清华北大每年几乎把全国各省市的状元一扫而空了,可惜这些状元只是应试分数了得,其它方面则未必了得,而后者才是成为一流人才的决定性要素。

中国的先生只是被迫接受了一种填鸭式的应试教育,而说不上曾经接受了良好的基础教育——包括国民教育或者叫公民教育。良好的教育绝不是先生具有唱歌跳舞弹钢琴的专长,更不只是获得了比较高的文明课考试分数,它还要求先生要有正确的价值观和良好的道德判断力,具有辨别是非的能力和强健的体魄。这将为先生上了大学乃至毕业当前人生和事业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可惜我们的各级学校除了最爱的分数以外,其他的什么价值观、道德判断力,辨别是非的能力和强健的体魄,就都顾不上了,能在课堂上照本宣科进行大而无当的说教,就曾经是在贯彻党的教育方针政策了。

要想成为一流人才,就必须具备进一步发展的潜力。在这个快速变化的全球一体化时代,科学进步日新月异,将来世界变幻莫测。今天人们在大学里学习的不少知识,很快就会变成明日黄花,无法应对日益复杂的未知世界。只要一个办法,可以让人赶上时代前进的步伐,那就是必须具备终身学习的能力,也就是自学能力,随时根据理想环境的变化而学习,充实完善本人处理成绩的能力。这种自学能力需求先生在十几年的学习期间经过老师的指点训练获得,同时要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气,构成正确的思想方式,以及持续不断的求知愿望。可是,在中国的学校里,课堂上老师用的是填鸭式的满堂灌,课后是高强度的题海训练,培养不出自学能力不说,连思想方式也成了僵化死板的条件反射,虽然许多高考分数很高的先生聪明勤奋,但在中学阶段曾经被日复一日的机械训练磨钝了求知的激情,早就丧失了学习的兴味和动力。各地的高考状元中虽不能说全是这样的先生,但这种先生为数肯定不少,清华北大招了这样的先生,明明是小家碧玉的宠物猫,却要把它培养成威震百兽的虎大王,这可能吗?

要想成为一流人才,还该当具有强烈的猎奇心、丰富的想象力和旺盛的创新愿望。爱因斯坦曾经说过:“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由于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涵盖世界的一切,推进着进步,并且是知识进步的源泉。”是啊,只需有了猎奇心和痴迷固执不顾一切的狂热激情,人才才可能为本人即将从事的事业倾注全部的心力,从而作出非同普通的成就。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切伟大创造,无不是来源于这种想象力和创新精神。这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前进的根本动力。让我们沮丧的是,应试教育在中国曾经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为了压榨先生的分数,学校和老师们无所不用其极,经过他们十几年齐心协力的努力压榨,先生强烈的猎奇心和丰富的想象力早被扼杀殆尽了,旺盛的创新愿望还从何谈起呢?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想成为一流人才的先生更该当具有远大的理想抱负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理想抱负不能说先生们没有,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理想抱负啊!考上清华北大,将来有一份能赚大钱的工作,这种庸俗的理想比比皆是,而不少学校还把它表扬为“脚踏实地”。 为国家、民族乃至人类的文明进步作出属于本人的哪怕是最巨大的贡献,这种雄心壮志曾经被广大师生视为可笑的说教弃之如敝屣。清华北大毕业出来的高端学子,不少都漂洋过海,宁愿做高级打工仔,也不愿对生身故国尽一点社会责任,这其中当然有国家的过错,社会责任感的缺失自是一大缘由。江山如此多娇,而国家总是多难,一百年了,我们似乎还在原地打转,一流人才如果没有一种“敢叫日月换新天”的豪情和自信,谁还能看出我们这个民族的前途所在呢?

  要想培养出一流人才,就必须招到一流人才的合格胚子,在这方面,哈佛、耶鲁等世界一流大学就比清华北大强多了,他们绝对具有世界一流的招生目光。要想被美国的这些顶级名校录取,对先生的要求是非常高的,除学习成绩优秀外,院校普通要求请求者在下述至少两个方面“能力超凡”:音乐、艺术、社会服务、领导才能及竞技运动。此外,请求者有无“高贵的灵魂,独特的视角,孤傲的雄心”,也是调查的重点。

而且美国的这些顶级名校为了办出本人学校的特征,都有本人的一套招生标准,标准之苛刻,不能通融,让人难以想象。耶鲁大学的招生官员曾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一个中国先生,对历史学非常感兴味,在中学阶段就通读了《剑桥中国史》和《资治通鉴》,耶鲁大学著名历史学家史景迁的一切中英文著作他如数家珍,还发表了一些历史方面的小文章。这样的先生几乎就是一个历史天赋,加以悉心培养,将来肯定是杰出人才,如果这个先生参加清华北大的自主招生,被录取上是不成成绩的。但耶鲁最后还是拒绝了他,缘由不是这个先生的考试成绩不行。

  这个先生是住校生,面试官就问他:“早晨睡觉前你和宿舍里的同窗都聊些什么?”他回答说:“我给他们讲各种各样的历史故事。”面试官却不以为然了,他们美国式的思想认为,一个正处在青春期的男孩子,早晨睡觉前和宿舍里的其他男生聊的不是女朋友就是足球,谁会有兴味去听你的历史故事呢?这个先生的回答只能阐明两个成绩,要么他说的是假话,要么他和周围的同窗不合群。而这样的先生是不符合耶鲁大学的招生标准,耶鲁的人才培养目标是从事公共服务的领袖,一个不能和周围其别人进行良好沟通的人,将来怎样可能率领大家作出巨大成就呢?因此,虽然该先生可能将来会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历史学家,但由于不符合耶鲁大学的招生标准,耶鲁还是没有录取。(2013422日《中国青年报》)

这阐明世界一流大学在鉴别发现选拔潜在性人才方面,确实有它的独到之处。正由于它们有独具特征的人才培养目标,才在招生时想方设法找这样的人才胚子,进而才能培养出杰出人才。清华北大如果不在这点上下一番功夫,假使还是在各地高考状元的“掐尖”招生上作无谓的竞争,即便招再多的高考状元,照样还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友谊提示:

本人QQ好友已满,有意交流者,请加本人微博http://t.qq.com/sxllwgc

    来自: 成为亨特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