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父亲都值得夸耀

2014-02-26  每日一篇

每个父亲都值得夸耀

/汤园林

1

那天,我和同窗走在放学的路上,正神采飞扬地吹嘘本人的父亲有多么了不起,一辆蹦蹦车从身后“突突”地蹿了出来,他手握着方向盘,却并不专心看路,而是扭转头盯着我,先是显露两排洁白的牙(其实,他的牙并不白,由于脸庞黝黑,才显得格外醒目),一开口,声响如破锣,又响又难听,唾沫星子四溅地大叫:“仔,上车,我带你回家!”

“你爸原来这么丑,和你说的完全不符嘛。”

“谁说他是我爸?你爸才丑呢!”在同窗诧异的目光里,我恨恨地嘀咕着,一扭头,假装不认识他。

蹦蹦车冒着黑黑的烟独自离开,我站在车屁股后面,看到驾驶座上的他分外渺小,有一种难言的落寞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2

他是收棒子的,每天天不亮就开着那辆破旧的蹦蹦车出门,月亮爬上树梢时才拉着满满一车的玉米棒,慢腾腾地蹦回家,挟裹着一身的臭汗。

他从来不会轻声细语,一开口就像敲响破锣;他的衣服一年四季沾满灰尘和臭汗,酸得让人想捂鼻子;他从来不会慢慢地品茗,而是拿起大碗,咕咚咚将一碗凉水倒进肚里;他的皮肤又黑又粗糙,像个历经风霜的糟老头;他走路像一阵风,吃饭吧唧嘴,睡觉打呼噜……

他不是我理想中的父亲,可是,他让我从小到大不曾冻着饿着,他让我穿得漂漂亮亮地去上学,他把我从小学不断供到大学,他每个月按时把生活费寄到我手中……

 

3

他受伤了,收棒子时从蹦蹦车上跳上去,心太急,脚下不稳,崴了脚。不能出门,甚至不能下床,一日三餐要母亲端到床边。

忽然闲上去,他急得抓耳挠骚,一天到晚不停地唠叨:“这样怎样行?孩子上学要花钱,当前找工作结婚都要用钱,我不能老躺着!”

在床上勉强躺了十一二天,他硬是下了地,一只脚蹦着,硬是坐到了蹦蹦车驾驶座上。他似乎天生是个工作狂,一回到工作岗位,脸上的愁云立即绽成了一朵朵灿烂的菊花。

看着他缠着绷带的脚,我真实放心不下,换了一身旧衣服,要和他一同出门。

他不肯,一个劲儿地嚷嚷:“这活儿又脏又累,小孩子哪受得了?再说了,被同窗碰到多难为情!”

母亲不放心,安慰道:“孩子在家也是闲着,跟你一同出去,好歹有个照应,咱一家老小可都指着你呢。”

此时,我正放寒假,天天在家上网聊天,正闲得慌,便不由分说跳上了蹦蹦车。

 

4

我从来没有想到,他工作的环境如此恶劣。

蹦蹦车在山路上颠簸了很久,在一个村口停下,他拿着秤,一瘸一拐地挨家挨户去问:“有棒子卖吗?”

不管别人搭不搭理,他总是好脾气地笑脸如花,我跟在他身后,窘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头上的汗珠却泉水一样往外涌。

走了大半天,终于遇到一家有棒子卖,上百斤的袋子,他一袋袋地称,然后又一袋袋地扛到车上。我扛了两袋,早已累得气喘吁吁,他却瘸着腿,将一切的棒子都搬上了车。

转了一整天,蹦蹦车终于装满了,此时,我早已双腿酸软,而他的衣服也早已满是灰尘,被汗水一浸,得到了原来的颜色。黝黑的脸庞更是脏得不行,用手随意一抹,立即画出一个大花脸。

虽然如此,看着一车的棒子,他还是神采飞扬地笑道:“呵呵,今天成绩不错,够你买套衣服了!”

 

5

卖完棒子,天曾经黑了,看着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我,他咬咬牙,说:“今天不回家吃了,走,咱上馆子吃去!”

其实,只是在路边摊上吃两碗牛肉面,我觉得这真实太低档,他却像坐了五星级宾馆,骄傲得不行。

正埋头吃饭,肩头被人拍了一下,低头一看,一位同窗正站在身后。

看着同窗一身名牌,再看看本人的旧衣服,我显得有些尴尬,而他,此时正呼噜噜地吃面,那吃相,真实是不雅。

见到同窗讯问的目光,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他丢下面碗,站起来,嗫嚅道:“这孩子,放寒假不在家呆着,非要和我出来体验生活。叔叔到里面车上等你,快点过来啊。”

看着他一瘸一拐地离开,同窗笑道:“你叔叔真有意思。”

此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曾经变得佝偻,旧衣服穿在他身上曾经显得大了,头上似乎也有了丝丝白发,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上去,忍不住纠正道:“他是我爸爸!”

 

6

劳累一天,他早早地躺下睡了,鼾声隐隐地飘进耳朵中。我躺在床上,想着白天的一幕幕,怎样也睡不着。

我爬起来,打开电脑,进入常逛的论坛,然后,情不自禁地敲下了这样一行字:我的父亲是收棒子的——以此献给天下一切的父亲。

我把父亲这些年的艰苦重新梳理了一遍,那些稀松平常的情节,那些平淡无奇的事情,此时却像鞭子一样狠狠敲打着我的心。写着写着,眼泪不盲目地爬满了面颊。

在贴子的最后,我这样写道:“父亲说的很对,把我们养活这么大,不知搬了多少袋棒子,可能你的父亲不是搬棒子的,但你父亲可能是垒砖的,他的父亲可能是下劳务市场的,无论父母是干什么的,我们做儿女的一定要像父母为我们付出的十倍百倍的去报答他们,即便这样,我们下辈子也报答不清他们的爱。”

 

7

没想到,这个贴子竟然在网上火了,很多人转载、留言,宣称被深深地感动,还有很多人跟贴“炫父”。

我把父亲拉到电脑前,把这些文字念给他听。虽然不懂网络是怎样回事,但是父亲还是久久地坐在电脑前,笑得合不拢嘴,然后又有些不安地问:“我一个收棒子的,你这样夸耀,不怕别人笑话?”

我大声说:“收棒子怎样了?收棒子能把我养大,就了不起!”

大概父亲做梦也没有想到,本人这辈子还会成为儿子夸耀的资本,一连几天,他的腰都挺得直直的,嗓门变得更大了,走路变得更快了,就连跟人说话都昂首挺胸,像个受宠爱的大公鸡。

他仍然是那个收棒子的大老粗,仍然不是我理想中的父亲,可是,看着他整天乐呵呵地,浑身像被打了鸡血,我忽然觉得,我做了一件最正确的事情。

其实,每个父亲都值得夸耀,有时分,对他们最好的孝心不是买礼物给钱,而是给他们最真诚的肯定,由于,儿女的肯定,是他们穷其终身,不断追求的精神粮食,别人的万千赞誉,抵不上儿女有意的一声夸耀。

 

(原创稿)

    来自: 每日一篇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