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们的墓志铭

2014-10-27  mimaqueren

萧伯纳:“我早就知道无论我活多久,这种事情还是一定会发生。”


海明威:“恕我不起来了!”


卢梭:“睡在这里的是一个热爱自然和真理的人。”


马克·吐温:“他观察着世态的变化,但讲述的却是人间的真理。”


拉伯雷:“拉下帷幕吧,悲剧曾经结束了。”


普希金:“这儿安葬着普希金和他年轻的缪斯,爱情和懒惰,共同消磨了愉快的终身;他没有做过什么善事,可在心灵上,却实真实在是个好人。”


莎士比亚:“看在耶稣的份上,好朋友,切莫发掘这黄土下的灵柩;让我安息者将得到上帝祝愿,迁我尸骨者将受亡灵诅咒。”


叶慈:“对人生,对死亡,给予冷然之一瞥,骑士驰过。”


司汤达:“米兰人亨利·贝尔安眠于此。他曾经生活、写作、恋爱。”


伏尔泰:“诗人、历史学家、哲学家,他拓展了人类精神,并且使之懂得它该当是自在的。”


拉斐尔:“活着,大自然害怕他会胜过本人的工作;死了,它又害怕本人也会死亡。”


格斯:“终于,真正的冒险开始了。”


鲁迅:“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一切;于无所希望中得救。……有一游魂,化为长蛇,口有毒牙。不以啮人,自啮其身,终以陨颠。……”


雪莱:“他并没有消逝什么,不过感受了一次海水的变幻,成了富丽珍异的瑰宝。”


约翰·特里奥:“可怜地生活,可怜地死去,可怜地埋葬,没有人哭泣。”


维克多·雨果:“在这里,你要回忆过去,考虑永久。”


小仲马:“吾寓于生,吾寓于死。吾固重生,尤重于死。生有时限,死无量期。”


爱伦坡:“乌鸦说,此人不再来。”


马丁·路德·金:“我自在了!感激万能的主,我终于自在了!”


    来自: mimaqueren > 《短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