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礼物

2014-10-27  YAOTONG88...

[美]马林?汤普森邓迪/编译

我18岁的时分,离开了在美国的家,到英国的利兹大学读书。在这里,我生命中有一段既激动又苦楚的经历。说激动,是由于进利兹大学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但就在我入校不久,我忽然接到父亲去世的音讯,我不能接受这个理想——在英国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还没有顺应周围的一切,就要独自一人默默承受得到亲人的苦楚。

一天,我在超市买东西时,发现一位老者一手拎着一袋苹果,一手拄着一根拐杖,步履蹒跚。我赶紧跑过去,扶住他并替他拎着苹果。

“谢谢你,姑娘。”他说,“不要替我担心,不碍事。”他对我笑,给人一种暖和的感觉,他不只是用嘴在笑,而且明亮的蓝眼睛里也漾着笑。

“我能陪您走一段吗?”我问,“免得这些苹果过早地变成苹果酱。”

他听后哈哈一笑,说:“这可就要让你费事了。”

他告诉我他叫伯恩斯,路上,伯恩斯先生的身子几乎全部要靠那根拐杖支撑。到达他的家后,我帮他放好东西,并帮他预备好了英式下午茶。他没有强烈地拒绝我,我把这看做是对我协助他的答谢。

我问他当前能否还能再来探望他。他笑着说:“我从来不拒绝好心姑娘的协助。”

第二天,我还是在那个工夫来到他家,帮他做了一些家务。虽然他没有请求我照顾他,但他也没有拒绝我的协助,他那根拐杖足以阐明他的确需求协助。他讯问了我的一些情况,我告诉他,我的父亲刚刚去世,但我没有说更多的事情。他让我看了桌上的两张镶在镜框里的照片,这是两个美女,一个显然比另一个年长,却长得非常像。

“这是玛丽”,他指着照片说,“我的老伴,曾经去世6年了。那是艾丽丝,我们的女儿,是一名护士。她比她母亲去世得还早,这对玛丽打击真大啊!”

我流下了眼泪。我为玛丽流泪,为艾丽丝流泪,为老而无助的伯恩斯先生流泪,也为我的父亲流泪,在他生命最后的时辰,我竟未能亲口与他道别。

我一周探望伯恩斯先生两次,工夫总是在每周的同一天和同一个时辰。我每次来,他都坐在椅子上,一旁的墙上靠着他的拐杖。他对我的到来似乎总是非常兴奋,虽然我对本人说,我是为了照顾这个老人,但我还是由于有一个人情愿听我倾诉本人的想法和感受而感到高兴。

我给他预备好下午茶,我们的交谈就开始了。我告诉他,在我父亲去世前两周,我曾因一件大事与父亲发生了争持,而我再也没无机会向他道歉了。

虽然伯恩斯先生也不时插上几句话,但是大部分工夫都是听我说话。他不只是在听我说话,更是像海绵一样吸进我诉说的每一点内容,并用他的经历及时佐证我的话。

大约一个月后,在一个“非探望日”,我打算去伯恩斯先生家。我没有预先打电话,由于我认为我们似乎不需求那样的礼节。进了他的家,我发现他在花园里干着活儿,手脚麻利,动作轻快。我惊讶万分,这么利索的一个人为什么要用拐杖?

“哦,姑娘,你来了。这次让我给你沏一杯茶,你看起来累了。”他说。

“可是,”我吞吞吐吐地说,“我想……”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姑娘。你第一次在超市看到我那天,我扭伤了脚踝。”

“可是,您是什么时分康复的?”

他的眼睛眨眨,看上去既快活又怀着歉意,“我想,我们见面的第二天我的脚就好了。”

“可是,为什么呢?”我疑惑地问。他显然不会为了骗我为他做下午茶而故意装出无助的样子。

“第二天,你又到了我家,从你的话中,我知道了你的苦闷。对你父亲的死以及其他一些事情,你感到孤单和沮丧。我想,这个小姑娘需求一个老东西的肩膀依托一下。但是我发现,你在告诉本人,你来探望我是为了照顾我,而不是为了你本人。如果你知道我其实非常健康,你还会再来看我吗?我想,你需求对人诉说,对一个年长的甚至比你父亲还年长的人诉说。”

“那这根拐杖呢?”

“哦,这的确是一根好拐杖,普通情况下,我用它郊游和爬山。也许什么时分你情愿与我一同去。”

我们一同去爬了山。伯恩斯先生,一个我不断打算去协助的人协助了我。他用他的慈爱和耐心作为礼物,并用工夫精心将礼物包装好,送给了—个渴望得到这份礼物的年轻姑娘。

(来源:半月谈系列刊物《品读》——全国十佳文摘期刊)

    来自: YAOTONG885940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