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网友普遍对陈佩斯评价较高?

2014-12-25  晓星燃



知乎用户:陆天


一个年轻人来说说本人的所见吧。



我还是很喜欢他的。由于年轻,以前他和强权作对的故事也没怎样听说过,喜欢仅仅来源于他的作品。直到十几天前,他到我们学校来做了一个讲座,我对他的印象才大为改观。



这家伙是真牛逼。



没有接受过很好的教育,没有这份义务,却凭着爱好和责任心,经过本人的苦读,搭建起一个关于悲剧的学术理论,还能做得很好,完善而科学,并且乐于出来讲学传播。单凭这点我就觉得他应该得到一个很高的评价。



这是一个关于悲剧的讲座。听众中除了相关专业的先生外,还有不少是像我这样跑过来蹭课听的。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很好,由于他的讲座是按时开始的,不像别人那样端架子。而且讲座一开始就说,要秉承科学的态度来研讨,要承认这个世界是有物质决定的(一开始大家还很猎奇为什么要这么说,后来才明白,在上戏上课的时分有人连这点都不承认 ort )然后对悲剧进行定义,而悲剧的定义是连专业课本上都没有的东西。



然后就开始讲课



这个讲座是要连办三天,每天从早上 8 点降到半夜 12 点,这么长的课时对课程和授课者的要求很高。但是我错了,他每天按时 8 点开始讲课,中途休息 2、3 次,每次十来分钟去喝点水,然后就不断讲到 12 点,有一次是真实讲的太兴奋,不断讲忘了下课,底下坐着的领导们都受不了了,只好表示让他停上去。而讲课的内容也是实打实的专题,全程都没有扯那些很玄很虚的东西。讲出一个观点,就必然拿出相关的数据或者证据来证明,如果缺乏相关实证,就老老实实地强调这只是假说,是本人的一家之言。据他本人说,在研讨的时分要看不少书,天气热的时分,裤裆的地方被汗不断沤着,只好拿个小风扇摆着吹,就这样还不断在看书,确实很不容易。

 
 

至于品格方面,确实有骨气,在讲到悲剧发展的时分,也不讳言,明确地说里面也有政府的责任。比如由于思想落伍、政治落后,导致价值判断错综,道德指向不明,让观众哭笑不明。再比如政府办文明的时分,由于依托大量资源,投资、宣传、传播上的能力几乎有限。又可以设立奖项,这样就引导了价值导向,让悲剧发展方向混乱。而在讲课的时分他不断尽量避开对像赵本山这些同行的评价,背后不议论人。然后说到本人培养后续人才方面,也很无法,说,能力可以教授,本事可以给,那谁来给徒弟房子、行政级别呢?虽然他本人当初就是由于出演了吃面条,被八一厂的同事们瞧不起就愤而出走的。



明明可以选择和强权站在一边好好享用,却能坚持准绳,实属不易。



归根结底,也许还是像@田超 说的两点,专业和时令。这两点不只仅是陈佩斯受欢迎的缘由,也许也是大部分在网上遭到网民追捧的人的缘由吧。





知乎用户:张卓,悲剧爱好者


陈佩斯运用的是一种更高级的悲剧技术


两年前,曾经写过一篇有关陈佩斯的文章发表在《中国周刊》,而后这两年,以记者身份参加过陈佩斯的悲剧培训班,与他本人进行了几次有关悲剧的交流。以下根据《中国周刊》刊发的那篇文章并结合最近的感受作出的回答。



(1) 陈佩斯创造了“父子情境悲剧”



1979年的《瞧这一家子》,是陈佩斯第一次担纲配角。导演王好为这样评价陈佩斯的处女作:“有些演员是生活中闹腾,一上戏就蔫。陈佩斯反之。他不是展现了一点点悲剧才能,而是充分展现了本人的悲剧天赋。”



《瞧这一家子》是“文革”后中国第一部悲剧电影。当年拍摄时,没有任何可参照的电影和教材。在父亲陈强的督促下,陈佩斯临摹卓别林的电影。陈佩斯曾说:“我当时是为生活所迫,吃不饱饭才混进八一电影制片厂。说心里话,我没有想过当明星,也没这个概念,你说我有悲剧天分,那是骗人。”



他的第二部电影《夕照街》演一个配角,诸多待业青年中的一员,短短几场戏,他提着鸽笼,玩世不恭的“二子”笼统和那一句“拜拜了,您嘞”的台词成为了电影最出彩的部分。

 拍完《夕照街》后,陈强建议陈佩斯多在悲剧上下下工夫——陈佩斯最后从事悲剧的时期,‘伤痕文学’正流行,他不认为这类文学不应该是社会的主流文明。《夕照街》中塑造的‘二子’笼统和陈强塑造的老北京笼统给了他灵感,可否以爷俩为核心,再向前发展。”



《父与子》、《二子开店》、《爷俩开歌厅》、《父子老爷车》这四部作品几乎是围绕着陈强父子展开:在《父与子》中,陈佩斯给父亲吃人参, 父亲吃多了,浑身发热,四处乱跑。这出戏成功地解构了父亲这个笼统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在《二子开店》中,儿子是经理,父亲是员工,一面是父子之间正常的伦理角色,一面是理想生活中上下级的关系处理……



陈佩斯分析过“二子“这一笼统:身份很低,绝对的大人物,在电影中,多以单身汉的笼统出现。他说:“经过父子之间的矛盾引发戏剧冲突,是当时我们独一找到的一个悲剧结构,经过颠覆权威和伦理做戏,父亲是伦理关系中的强者,然后用弱者颠覆强者,是一个正反两面的套路。不过这些理论,他都是后来才明白的。



整个1980年代,陈氏父子的电影走进了千家万户。他们为中国电影创造了一种新的悲剧模式:利用父子冲突构建悲剧情境。



“二子系列”在中国悲剧历史的地位是什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严厉意义上划分,陈佩斯的父子悲剧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市民悲剧。那时,中国电影是有一些描写城市底层人民生活困境的悲剧。到新中国建立后,悲剧电影出现空白,即便有,也多是歌颂性悲剧。此外,陈佩斯的悲剧并不是简单的复制老电影。他有很多新时代特征,比如高考、个体户。”



“二子”系列只做了五部。没继续拍下去,是由于陈强的身体。由于“二子”,陈佩斯慢慢摸到了悲剧的门槛。虽然电影家喻户晓,但陈佩斯本人却遭遇了从艺生涯中最严峻的批评。1986年拍摄《少爷的磨练》后,有人撰文:“陈佩斯的悲剧表演是装出来的,纯为搞笑而搞笑,很低俗。”——这也反应出整个1980年代,中国电影的大环境是精英文明文明,拍电影赔钱没有人批评,拍电影赚钱就遭到诟病。批评者站在正剧和精英文明的立场去审视陈佩斯的悲剧。



对陈佩斯来说,这很不公平,如今回头看陈佩斯的经历,他不是一个生逢其时的悲剧演员——跟个性有关,跟他喜欢的悲剧方式也有关系。



肢体言语精准,悲剧方式高级



在陈佩斯一切的小品中,《警察与小偷》被他认为是至今难以超越的经典。陈佩斯在里面用了五六层的悲剧理论:错位,伦理,对权威警察的颠覆,小偷和警察按各自的逻辑自说自话,却又能对答如流。



陈佩斯是一个能够纯熟掌握多种悲剧技巧的演员:《吃面条》中,他的“小心眼”是多吃碗面条,不是演戏;《配角和配角》中,他扮演的叛徒要反串演共产党员;《王爷与邮差》中,尊贵的王爷被卑微的邮差玩得团团转。陈佩斯在小心中非常擅长运用悲剧倒置这一手法,这个手法是莫里哀戏剧里经典的‘仆人戏弄奴才’。”



悲剧最重要的是建立了正确的悲剧关系,陈佩斯和朱时茂一正一邪,两个人物之间的对立矛盾,自然会制造出巨大的笑料。



在中国,和其他悲剧演员相比,陈佩斯对肢体言语的控制极为出色,分寸感和精确度。我们常常觉得卓别林的悲剧夸张,但并不令人反感,这就是肢体动作在悲剧中的重要性。至于悲剧可以夸张到什么程度,很难定义。要靠演员本人掌握。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不笑。表演一个动作时,节拍控制的要极为精确,否则包袱就没了。陈佩斯在这方面做得非常优秀。”



另外,陈佩斯的小品很少怯口(说方言),不拿残疾人开玩笑,基本不出现女角。他不断扮演的是不断变迁的大时代下,大人物的命运格局。细想起来,这些小品很高级。与之对比,这些年在春早晨大红大紫的赵本山,他的小品其实并不高级。




困境技巧运用得炉火纯青



后来开始自拍自导的陈佩斯对悲剧的理解愈加透彻。在《逆子贤孙服侍着》中,陈佩斯运用了伦理悲剧,误解悲剧和计谋悲剧的叠加。母亲想土葬,儿子又是干部,老舅开了纸人纸马铺子,想让外甥犯错误保住本人的生意;在《编外丈夫》中,陈佩斯尝试了错误悲剧,小官僚被免职了,不敢回家,找工作又没有一无所长。



陈佩斯有一部被低估的电影《太后吉祥》——在这部电影中,陈佩斯对悲剧技巧运用达到巅峰。他饰演的乡土医生偶然进到宫里,恰好碰到太后怀孕了,一系列鬼使神差由此展开。整个电影的design几乎是天方夜谭,陈佩斯的想象力超大。但而后的情节并不离谱,细节处理都非常人性化。陈佩斯的悲剧桥段并不是为了做而做,而是在大的叙事下正常展开。如今的很多中国悲剧电影,是演到这里就要搞笑,根本不管叙事了——好吧,又要吐槽冯小刚,冯的悲剧电影风格基本上不太管叙事,不靠逻辑和人物冲突制造悲剧桥段,靠小贫嘴和段子的拼接,这和王朔的剧本有关系,也让是很多观众误以为这就是悲剧,这点是让我很不喜欢的,难道冯的悲剧不是小品段子式的拼接吗?手法太简单了。



《太后吉祥》最经典的一个桥段是:陈佩斯饰演的郎中质问陈强饰演的王爷:“太后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没想到你这么老还挺能干。”



这是一段把人物情境推到极致的表演,悲剧中的专业术语称为“困境”。陈佩斯非常擅长制造困境,他本人曾分析说:“困境是一切人都有的。利用本身残缺、错误思想、错误意志都是困境。悲剧的技术就是让人堕入困境,再解脱出来。”



在分析赵本山和陈佩斯的悲剧表演有何不同时、“赵本山可能一下台就说:‘唉呀妈呀,这是怎样了?’但也许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对陈佩斯来说,一定是真的出情况了,才会有包袱笑料。陈佩斯对人物的境遇和境遇下发生的肢体表现最感兴味。”




只要把悲剧情境推到极致,陈佩斯的表演才能达到淋漓尽致的境界。而普通演员是演不好困境的。”



陈佩斯也有不擅长的悲剧技巧。“心思悲剧”是陈佩斯最不擅长的,心里悲剧的笑料来源于两个人之间的心思错位:大家彼此心胸鬼胎,自说自话,还能自相矛盾。




悲剧演员的自我涵养



最近几年,潜心做舞台剧的陈佩斯基本不出如今江湖,忙于悲剧研讨和悲剧培训。只读过五年书的陈佩斯长期研讨莎士比亚、莫里哀等悲剧大师的作品。他的偶像是卓别林,曾反复临摹卓别林的电影,每看一遍都“惊心动魄”。不夸张点说,陈佩斯其实就是中国版的卓别林。



不过,在网络文明众多和各类纯搞笑话剧的冲击下,陈佩斯的话剧也呈现出一些下滑的趋势。



对他来说,如今最大的困境是缺少一个波动的创作团队和一位等分量的搭档。由于是民营公司,他养不起一个编剧团,无法像赵本山一样打造一个基地,用高薪留住人才。从商业模式上,陈佩斯的影视公司不像一家企业而更像一个手工作坊,一个家庭企业。



一些批评者认为陈的悲剧能力在下降,也许,他如今的作品不是中国最好的悲剧作品,但陈佩斯最令人钦佩的一点是,绝不会可怜巴巴的、无准绳地向网络乞讨笑料。你可以说他老派、不机灵。但看看如今春晚小品相声,80%都是从各处揉搓揉搓就下台了。陈佩斯是本人种庄稼的人。



陈佩斯在写一本关于悲剧的书,中国基本上没有人对悲剧进行零碎研讨。他的办法是追根溯源,从人类学和历史学的角度搞清楚悲剧,比如人为什么会发笑?是分泌多巴胺?如何让人发笑?就是悲剧最基本的手腕。在他的悲剧课堂上,他提出了差势理论,即为观众和演员存在的信息不对称导致效果。简单点说,观众是全知视角,可以看到全部故事,所以看到不明真相的表演者才会发笑,而差势约大,笑果越好——对于这个理论,陈佩斯在话剧《老宅》中有很大胆的理论,我引荐有兴味的朋友可以买票看看。



我也曾经跟他聊过当下的中国悲剧电影《泰囧》等等等,他几乎能一阵见血的指出成绩出在哪里——前期的叙事逻辑不够严谨,导致后期笑果减弱。



另外,陈佩斯强调,悲剧的内核是悲。几乎一切的悲剧人物都有一个悲情内核,悲情是最打动人的部分。这里,他还是强调人物的情感力量,而不是满足于几句言语上的俏皮话。



遗憾的是,悲剧是一门此时此刻的艺术。浅显点说,卓别林的笑点放到当下,就不可笑了。 这也是陈佩斯留给观众最大的遗憾,1980年代,他成长于中国的悲剧荒漠,社会环境并不认可他的悲剧方式;1990年代,他从事电影,成立了民营电影公司,但受困于体制,又由于院线瞒报票房,负气退投身话剧;话剧是一个多苦的差事,靠一场场演出跑码头,中国的话剧大环境并不好,陈佩斯在尚未完善商业模式时很快又遭到了网络速食文明的冲击



悲剧电影是冯小刚的天下,春晚小品是赵本山王朝,但拉开这两个人,发现陈佩斯站在两头,是中国悲剧历史上最不容忽视的大家。



陈佩斯谈过,本人非常喜欢卓别林在《舞台生涯》中的最后一个镜头,他说这让他真正认识到悲剧的真理:一个伟大的日子,卓别林在舞台上完成了本人追求终身的事业,最后跳进一面大鼓。以苦楚换来了观众暴风骤雨般的掌声。





知乎用户:田超,易车挪动产品担任人



专业:典型的代表作如 1984年春晚陈佩斯朱时茂小品《吃面条》,看了这部小品最大的感受就是专业。人物吃面条时分的心思、动作、表情都细致入微,虽然碗里、桶里什么都没有,却让你感觉他就是在吃面条。如今很多掌管人都客串小品,你能够清楚的感遭到,在表演和涵养上的差距,由此拉低了整个小品表演的观众地位。用一句话说,陈佩斯是用表演话剧的功力表演小品,这样的小品是艺术。


时令:不断有大批的人争着给央视舔菊,而陈佩斯是少有的敢于向央视叫板的人,央视也是不出预料的封杀之,这符合组织上坚决打击报复作风。陈佩斯冬眠多年,坚持本人的艺术道路,获得了大众的认可。这种有时令、耐住寂寞坚持本人艺术理念的人,会博得更多人的尊重的。



知乎用户:爱民


1. 他的小品非常好笑

2. 和赵本山不同,他的小品不拿残疾人、弱势群体取乐。

3. 他敢和央视叫板。

但我估计还有条缘由:陈佩斯加入央视,导致大家对他的印象常年停留在早期经典作品上。没有了梦想破灭的机会。

试想下,如果赵本山、冯巩、牛群在十年前加入央视,也会被神话吧?

和陈佩斯类似的,还有赵丽蓉。

不是他不犯错,而是大家没了见证他犯错的机会。




知乎用户:麦圈圈


记者:您获过国家一级的奖么?陈佩斯:没有。记者:无论是小品,或者悲剧话剧?陈佩斯:没有,都没有,我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



来源:知乎

    来自: 晓星燃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