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芈月传老鲜肉,不如看五条金庸笔下好汉子

2015-12-09  阿米的日...


文/六神磊磊


由于众所周知的缘由,今天我聊金庸,真的聊金庸。


这一期的主题是:做好汉。


经常被问到:你最喜欢哪个男性角色?这真还用问吗,当然是我本人了,高大威猛(体重67kg),聪明有才又帅气,终身至今都很成功,唯逐一次失败是整容失败。


如果你问我,金庸小说里最喜欢哪个男性?那选项有很多。除了众所周知的乔峰、胡一刀等大v之外,还有很多好汉,他们是非著名的,看书时稍不细心你就错过了,但我很爱他们。


比如有这么五条好汉,今天的我之所以这么体魄强壮、人格健全,正是由于他们的故事感动、激励着我,不断到今天。


我要说的第一条汉子,叫做无色禅师。


这位名字很禁欲的禅师,是响当当的一条好汉。



无色禅师在少林寺工作,职务是罗汉堂首座,相当于三把手。熟习机关工作的人都知道,三把手可不比一把手,很多工作不好做,如果爱管正事的老同志再多一点,那就难上加难。


可是我们的少林寺三把手无色禅师,却把两件大事做得很光彩。


第一件事,是郭襄为了找杨过,误闯少林,大打出手。这乖乖不得了,放在有的寺庙干部眼里可是性质很严重的,这是冒犯佛门,这背后一定有人,要赶快抓、打、审,严办郭襄。


然而无色禅师出来了。他的处理结果是摸摸郭襄的头:


“老和尚作个东道,陪你好好喝一天酒,你说怎样?”


作为三把手,他大包大揽,不为难小姑娘,这是担当,是气魄,是仁慈。


然而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


不久,少林寺遇到内奸入侵,寺中一个叫张三丰的少年自告奋勇打退了敌人,却反而给本人惹来了大祸。寺里的老同志上纲上线,说他是偷学武功,严重违犯寺规,要挑筋断脉。


张三丰和郭襄这两个闯祸的孩子一蹶不振,老同志们派人四处捉拿。侥幸的是,追到这两个孩子的是无色禅师。他会怎样认定这个事情的性质呢?


话说我们的领导干部,普通都可以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老把屁大的事看成天大的事;一种是老把天大的事看成屁大的事。无色禅师是第二种。


被追上之后,郭襄问他:大和尚,你是来抓我们的吗?无色禅师只淡淡地说了两段话:


“老僧尚分是非,岂是拘泥陈年旧规之人?”


“他们正向东跟随,你们快快往西去罢。”


在他的眼里,一个无辜少年的生命,比那些迂腐暴虐的陈年规矩更为重要。


我不由想起,明朝的大学问家李贽评价花和尚鲁智深,给了七个响当当的头衔,其中第一个就是“仁人”。


什么是“仁”?仁者,爱人。无色禅师就是一个仁人。


第二条汉子,名叫崔百泉。


他的外号叫做“金算盘”,那是他的随身武器。一看这种非主流奇葩兵器,你就基本可以断定他武功不会太高。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调侃崔百泉老师,说他面对强敌时喜欢疑神疑鬼。但为防止误解,我特意阐明了:他虽然猥琐,但为人很仗义,我其实很喜欢他。


金庸一开始故意往死里毁他,说他难看、惫懒、酗酒,几乎没有任何优点。有一次段誉要找一个身边最猥琐的人来做游戏,结果光荣当选的正是崔百泉。


然而,在对他百般抹黑之后,金庸却出人预料地笔锋一转,让这个丑男迸发出了最华丽的光芒。


这一天,崔百泉得知了一件大事:他的师哥被人杀了,凶手可能是姑苏慕容。


他吓尿了。具体表现是“神不守舍”“面红耳赤”“垂头沮丧”,把手上的茶碗都打翻了,连旁边的段正淳都看不下去了,心想:“这崔百泉是个脓包。”


接上去呢?他立刻逃跑、还是直接吓死?都没有。在惊慌过去之后,他镇定了一下,拿起了本人的算盘,站了起来,说出了让一切人都想不到的一句话:


“杀兄之仇,岂能不报?我们这就去吧!”


说着向众人团团一揖,转身便出。他要去找慕容氏报仇。人人登时对他肃然起敬。


是的,我怕你,我知道本人在你面前是蚂蚁,是虫豸,是螳臂当车。你动一动手指头都可以把我杀死。


然而,谁让你杀了我师哥?我怕你,但也要找你报仇。这就叫义气。


关于义气,曾经有一个叫文天祥的人写过一封这样的绝笔书:“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


崔百泉不是高手,不是侠客,但却是当之无愧的义士。


话说,凡是丐帮的人,名字普通都比较接地气的。比如鲁有脚。


然而在《倚天屠龙记》里,却有一个丐帮高手,他的名字特别高贵飘逸,叫做方东白。他的武器也是兵器中最高贵的——剑。



可惜这个人出场的时分一点也不高贵——他曾经沦落成朝廷爪牙,赵敏的家奴。他甚至卑微得连名字都没有了,只能被叫做“阿大”,就相当于周星驰在华府里的名字9527。


然而,一个男人是不是高贵,不一定看名字和身份的。


当时,方东白被赵敏派出来,和张无忌作生死搏斗。激战之前,张无忌忽遇尴尬:本人不懂剑法,必须临时现学。


一切人大概都哄笑起来:要打架了才临时学武功,你是搞笑的吧?


然而方东白没有笑,作为奴仆身份的他,问出了一句庄严的话:


“你去学招吧,我在这里等你。学两个时辰够了吗?”


从这一问之中,我们可以读出方东白的气质和风度。


张无忌一方回答说:不用,只需半个时辰就可以学好。方东白点了点头,说出了第二句话:


“那也好,我到殿外等候便是。”


他竟然不肯在边上看,不肯占这个天大的便宜。对此,金庸给出了一句点评:


他是以佣仆身份,行武林宗师之事。


礼,是一个人内心高贵的表现。方东白寄人篱下,委身异族,身为佣仆,连名字都变成了“阿大”,过去的一切光荣都已如云烟。但至少在此刻的格斗场上,他是高贵的。


我想起了鲍鹏山先生“读水浒”时说的:有个成语叫“穷困潦倒”,但一个人可以穷困,不可以潦倒。


有时分,不好的境遇会让男人粗鄙、颓唐。方东白的故事告诉我们:你必须先认为本人是高贵的,你才可能真的高贵。


第四条好汉,叫做彭和尚彭莹玉。



如果问一个成绩:谁是倚天屠龙记里最重要的人?你可能会说张无忌、张三丰、赵敏、周芷若、谢逊……


但千万别忘了这个不出名的彭莹玉,由于他超人的智慧和目光。


他是明教的高层领导人之一。多读几遍《倚天屠龙记》,你会发现每在严重关头,提出那个最关键意见的总是彭莹玉。他所说的几句话,每一句都分量千钧。


第一句:“我们只要先上光明顶去。


这句看似平淡的提议,其实非同小可。当时六大门派围攻明教,明教内部却支离破碎,大家积怨很深,好多巨头不肯上光明顶出力。


危殆时辰,第一个力排众议提出摒弃前嫌、重回光明顶的,正是彭莹玉。


第二句:“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异样地,还是在明教分裂、内斗不休的时分,彭莹玉说了这样的话,让杨逍也感叹:还是彭大师识大体。


第三句:“我们拥立张大侠为本教第三十四代教主。


张无忌当明教致埙,这天大的事是谁第一个提议的?是彭莹玉。


第四句:“鞑子皇帝,除他不得”。


张无忌想行刺元朝皇帝,紧急时辰拦下他的,还是彭莹玉。他言简意赅地给张无忌讲了一番道理:这个皇帝是个大昏君,而太子精明能干。留着傻皇帝,是我们造反的好帮手、大卧底。


彭莹玉像是个高人一头的人,别人只看到浪花,他却总能看到潮流。这样的人,我们叫做智者。


他们永远是稀缺品,由于男人练出一身肌肉容易,练出目光和头脑却很难。


最后出场的,是柯镇恶。



他不是公公,虽然人人都叫他柯大公公。他其实是一个响当当的男人。


他最喜欢玩一种游戏,叫做真心话、大冒险。


当时,柯镇恶和一位江湖名流丘处机打赌发誓,说要找到郭家的后人。这一次冲动的真心话,酿成了一场作死的大冒险:柯镇恶等人从江南不断追到蒙古,才找到了郭靖,兑现了诺言。


此事传开,一切人都说:柯大侠真是一诺千金!


但是,很多人却还不知道后来的另一件事,比之前那件还魔幻:


那一次,柯镇恶在江湖上办事,不小心撞到几个老仇人,都是越狱在押的犯人。柯镇恶承诺说:等办完了事,我就回来找你们受死。


那些逃犯竟然答应了!“柯老头子说话,一定算数,让丫去吧!”


如果换了我是柯镇恶,恢复自在身后,肯定是带上天下第一打手——徒弟郭靖,回来把这帮人捶扁。然而他没有,他竟然真的跑回来送死了。


大丈夫,言出如箭,一诺无悔,这叫做信。


这一件事,比他当初和丘处机的商定更难。丘处机毕竟是有头有脸、有社会地位的人物。我们对答应了大人物的事,总是更注重、更不便反悔的。


但柯镇恶对逃犯们的承诺,是对卑贱、猥琐、不受尊重的人的承诺,他竟然也要兑现。这才叫一诺千金。


记得有一次赵敏和张无忌约会,张无忌准时到了,赵敏表扬说:“张公子真乃信人。”


其实张公子为人拖泥带水,不见得是信人。柯大公公才是无可争议的信人。


这就是金庸笔下我很喜欢的五条汉子,仁义礼智信,顶天立地。

    来自: 阿米的日记图书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