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吴上炜中国画

2016-01-07  百了无恨

境与性会-吴上炜中国画展

境与性会-吴上炜中国画展

境与性会-吴上炜中国画展
吴上炜,又名吴坚旭,1969年生于广东潮阳。1990年就读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山水专业,并先后获得学士、硕士学位。深圳大学艺术design学院基础部主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

一苇斋观画记

一苇斋主人久居海峤,日对鲸波蜃影,而罕乐水之情,多写山形木态,以证其景行之志。下笔疏宕简古,如著夷齐,如对园绮。尤常纳俯原瞰川之雄,为拳石盆株之概。吹万不同,小大相齐,别饶机趣。接其人,则温然古貌,与其画类。座中聆其议论,亦似其画之质朴真醇。不知者将以为学究也、恪士也,而斋主实服膺漆园,论接《齐物》,故能乘正御辩,勘天缩地。斋主非不知澎湃之为美也,盖以过则为灾,泛而近俗,遂弃而不为。于是心手相师,冥往孤行,一字断之曰摄。摄山木之精,入乎画帧,印于心室。斋主盖善印心者也。

乙未大雪

境与性会-吴上炜中国画展

吴上炜花鸟小品

《探得好音讯

43cmX43cm)2015年

与早期的传统派和革新派相比,吴上炜是接受过古代美术教育,知晓中、西美术史、论,掌握中、西画技的重生代画家。他在广州美术学院接受古代美术教育,主修中国画直至硕士研讨生毕业,之后长期在深圳大学艺术design学院从事本科生基础课教学和美术学硕士生导师,并坚持中国画的创作笔耕不辍,从他频繁参展和个人画展的作品中可见其在中国画道路上不懈跟随。

《境与性会—吴上炜中国画展》是他第三次举办的个人画展,本次展出的作品可以分为写生、小品和创作三个类别:

展出的写生作品注重墨的积染晕化和笔情墨韵的表现,给我们带入了他的巧思与异趣。而花鸟小品在上炜过往的画面主题上鲜见,这批小品可见他将枝头小鸟、案头小品随手拈来戏墨生趣,我想这是他在严谨创作之余找到的一种精神放松的特殊方式。创作类的作品多在写生的积累和原有注重笔墨语境的前提下,追求对画面的意境营建,让人们愈加强烈的感遭到作品中所分发出的人文气味和生命活力。

境与性会-吴上炜中国画展

吴上炜花鸟小品

《喜上最高枝局部

2015年

境与性会-吴上炜中国画展

吴上炜花鸟小品

《喜上最高枝

43cmX43cm)2015年

诸家论上炜:

吴上炜的水墨是日常生活的一种情态,诗意地展现思古之情与求新之念,这恰恰是中国文人墨客在平凡琐碎的日常中去发掘和提炼美,诗意表达的动态传统。是在生活、阅读、品鉴、收藏、考虑中,经过本人的观看、以笔墨来呈现情致,借山水以窥探本人内心深处,这也是作为一个艺术家最真实、最贴地气、最诚恳的艺术生活。

——丘挺《风高云淡

气和清静》摘录

境与性会-吴上炜中国画展

吴上炜书法作品《消夏》

43cmX69cm)2014年

境与性会-吴上炜中国画展

吴上炜小品《果熟时节

43cmX69cm)2014年

一苇斋的小品画,其线条或生涩迟缓,或直截了当,或婀娜委婉,对形体的勾画非常精确,可见其运笔轻重徐疾收放自若;其墨色或温润秀丽,或淋漓凝重,或淡薄清透,把那些螃蟹、草龟、火龙果等渲染得活力十足,呼之欲出。而这一切,却又全然不见运营痕迹,似乎信手拈来,融为浑然一体的画面,朴实无华而又真情弥漫。我们可以想象得到,一苇斋在画这些小品的时分是多么轻松,正是心无挂碍一气呵成,一切皆是真情流露天机畅发!

——欧阳涛《思无邪》摘录

境与性会-吴上炜中国画展

吴上炜小品《松果

局部2014年

境与性会-吴上炜中国画展

吴上炜山水写生《雁荡山暮色

46cmX72cm)2014年

上炜君尝道:艺术的魅力即是戴着镣铐的舞蹈,在限制之中寻求自在。此理易说难做,坚持更难,今人处事多取“短、平、快”之道,善以“创新”为名粉饰利益冲动。上炜君适其反,不为利诱,不为名动,欣怅然以“寻求限制之自在”为乐事,选择“线”这个被开挖了千年的老矿,其欲出新,欲得自在,非付出远超凡人之专注与努力不可。然而理想证明,立“线”为外型言语,终使上炜君之山水别具一格,别样亲切,临卷有如离乡之故旧久别重逢,虽衣冠随俗移易,而乡音未改。自张彦远提出“用笔”论始,“线”成为中国画外型之气骨精神所在,又历经千年的发展,已然定型为中国画的基本言语——难以移易的“乡音”,纵然有晚近百年的沧海沧海,也无法阻断这一文脉的传承。

——张剑滨《小毫能纵逸

轻素写幽奇》摘录

境与性会-吴上炜中国画展

吴上炜山水写生《灵峰一角

46cmX72cm)2014年

境与性会-吴上炜中国画展

吴上炜书法作品《品园》

46cmX72cm)2015年

境与性会-吴上炜中国画展

吴上炜山水写生《蕉阴幽径

 

    来自: 百了无恨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