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义弘深——周逢俊的中国画艺术

2016-07-26  化狗儿



周逢俊,别名:星一、与清、斋号:松韵堂,庄房别馆主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山水画高研班导师,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周逢俊美术馆馆长,长城书画研讨院名誉院长,燕堂门下。





黄山西海大峡谷    2015年200x220cm



“斯义弘深——周逢俊中国画展”学术研讨会部分专家发言



刘曦林

可以说中华文明养育了周逢俊,中华大地养育了周逢俊。再加上他的才华和勤奋,所以说都有非常好的表现,无论是他的山水还是花鸟,从不同的角度展现了他的才气、大气、英气、灵气。逢俊在这个年龄段,还有非常光明的将来,还有有限的空间等待他去扩展,我们对他的艺术也寄予厚望。




咏丑石图    2010年    119x240cm



张晓凌

我觉得周逢俊的画让我很震撼的就是他恢复了古代北宋以来的中国画的一个崇高之境。晚清之后,我们中国的山水笔画的墨很灵动,但基本上都是一种“有我之境”,只彰显个人的个性,突出个人。而周逢俊这个叫“无我之境”,以大山大水的物象为主体,构成了一种崇高博大的境界。这个境界是中国山水发端时期就有的,但是从两宋当前,中国就转向对局部山水的悟道,所以我觉得周逢俊的绘画直追五代北宋,表达了中国山水崇高博大的这样一个境界。




花鸟小品



梅墨生

我觉得逢俊是文人中的侠客,我们刚才听他发言,慷慨激昂。跟他有多年的交往,他这个人很耿直,当仁不让,而且是很较真的人,我觉得如今这样的人很少了,所以我说他是文人中的侠客。第二句话,画中的诗客。他本色是个诗人,他写诗的勤奋,用功,我觉得是很多艺术界的同行相形见拙的。第三句话,山水之画眼。由于画如其人,逢俊的画像他的人一样,很刚劲,所以他的画是山水的忧思。第四句话,我觉得逢俊是花鸟之友人。他的意趣盎然的花鸟画,实践上能看出他这个人有很细腻的心和情谊,有很奇妙的对于花草虫鱼的感受。他虽然走的是文人画的笔墨一路,但是他的花鸟画有本人独有的观察的角度。最后一句话,就是说我觉得周逢俊先生以本人二十年来不断地人格历练,文明积累和艺术的锤炼,贡献了这样一个非常感人的展览,非常震撼的展览。






作品欣赏



花鸟小品



花鸟小品     2011年    45x33cm



黄山松    2015年    136x68cm



白嶽紫藤图    2015年    96x178cm



   登峨眉山    2015年    96x178cm



太行山黑龙潭春    2014年    122cmx244cm



清明    2012年   360cmx200cm



   松谷庵    2015年    96x178cm



江南第一峰赋    2010年    366cmx144cm

    来自: 化狗儿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