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埃及百年荣辱的见证

2016-12-23  Peter6810



2015年8月6日,埃及总统塞西掌管浩大仪式,庆祝新苏伊士运河竣工通航,至今也有一年多了。今天,这条重要的国际通航水道迎来147周岁的生日。可以说,苏伊士运河见证了着埃及100多年来的荣辱。




苏伊士运河的诞生

苏伊士运河最早开凿可以追溯至公元前的埃及法老时期。1798年,拿破仑远征军入侵埃及时,法国政府就提出占领埃及,并开凿一条穿越苏伊士海峡的运河,以便把英国权力从红海驱逐出去。拿破仑到达开罗后,亲身带领专家对苏伊士地区进行了实地调查。由于埃及人民的强烈反对,拿破仑试图开凿苏伊士运河的梦想终未能完成。




1854年法国驻埃及领事费迪南·德·勒赛普经过欺骗和敲诈的手腕获得了苏伊士运河的开凿权。1859年4月25日,在各方的极力协调下,苏伊士运河正式在塞得港破土动工。经过埃及人民十多年的艰苦劳动,1869年11月17日,这条全长190多公里,宽190-365米,水深12-20米的苏伊士运河正式通航。


苏伊士运河:国际贸易和航运的命脉之一




苏伊士运河位于亚洲和非洲之间的地峡上,南起红海苏伊士湾北端苏伊士城郊的陶菲克港,北至地中海沿岸的塞得港,沟通地中海与红海,扼欧、亚、非三洲交通要道,是亚洲到地中海国家、欧洲、东南非洲,中北美洲东岸最重要的最捷径的通道。

 

该运河的通航在政治、军事及经济上都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苏伊士运河沟通地中海和红海,进而将印度洋和大西洋连接起来,大大延长了东西海运交通的航程。与绕好望角的航线相比,伦敦和马赛至孟买的航程分别延长了4840英里和5940英里,节省了约40%的航行所需工夫,同时也降低了各项费用支出,马克思曾将苏伊士运河称为通往东方的大道。


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称,目前全球约有8%的货物经过苏伊士运河。与太平洋—巴拿马运河航线相比,货物从新加坡经苏伊士运河到纽约的航线距离延长了19%。至于从波斯湾经过苏伊士运河驶往鹿特丹,航线距离也比绕道好望角延长了42%。劳氏(Lloyd's List intelligence)首席分析师尼尔·阿特金森也表示,即便苏伊士运河没有任何改善,从航线距离来看也是有优势的。




苏伊士运河还是全球重要的油运线路之一:波斯湾至西欧航线的必经之地。它次要是为西欧供油的航线,经苏伊土运河和地中海穿直布罗陀海峡抵达西欧(部分抵达北美),不绕道好望角,采用15万吨级以内的油轮运输。


2013年,经过苏伊士运河和萨米德管道运输的石油量达460万桶/日,占全球海上石油运输总量的8%,其中经过苏伊士运河的为320万桶/日。


苏伊士运河为双向通航,其中海湾国家的石油出口占该运河北向石油运输总量的79%,这些石油的次要目的地是欧洲和北美;欧洲的石油产品出口和北非的原油出口是沿该运河南向航线石油运输的主力,占总量的82%,亚洲是其次要目标市场。近年来,经过苏伊士运河的LNG贸易也很活跃。2013年,经过该处的LNG贸易量为1.2万亿立方英尺,占全球LNG贸易总量的10%。


2014年,苏伊士运河处理船舶17000艘,合计8.22亿载重吨。本世纪以来,该运河已添加了120%的过境货物量。集装箱船占总船舶数量的36%,运输货物量占全部货运量的50%。




据此前的分析,2015年8月新苏伊士运河开通后,允许通行的船舶数量将翻一倍。从日均通行49艘船到2023年完成日均通行97艘,北向的航行工夫从18小时延长至11小时使其成为世界上船舶经过的最快运河,还能减少船舶的等待工夫,完成连续和同时通行;除此之外,埃及政府还计划在运河附近建国际工业和物流中心,使之成为埃及的经济支柱。埃及政府预期,国家税收在2023年会增长至130亿美元以上。

 

史海钩沉:英法等国对苏伊士运河的抢夺

苏伊士运河极其重要的地理地位,使英国统治者垂涎三尺。


1874年11月,埃及政府因开凿运河耗费1200万英镑而债台高筑,发生了严重的财政危机,所以不得不决定出卖它所掌握的苏伊士运河公司44%的股票。英国看到机会来了,便竭力阻止埃及将股票卖给法国。随后,英国政府采用各种手腕得到了苏伊士运河公司的股票。最终,苏伊士运河成为英法两国的公有财产。接着,英国凭仗强大的军理想力,于1882年武装占领埃及,完全控制了苏伊士运河,并在运河地区建立起海外最大的军事基地,驻扎了近10万军队。

 

由于苏伊士运河直接影响世界各国的利益,东方国家对英国的野心分歧表示反对。1888年10月29日,东方数国签订《君士坦丁堡公约》,规定必须保证苏伊士运河的安全和自在通航,旨在保证一切国家在任何时分都可以运用该运河。该公约的签订,标志着英国控制苏伊士运河管辖权彻底结束,同时也意味着该运河自1869年11月17日正式通航后第一次能够自在通航。而英国却直到1904年才正式加入这个公约,但仍继续在运河区驻扎大量军队。


 


20世纪30年代,意大利侵略埃塞俄比亚,英国借口保卫埃及的“安全”和“波动”,于1936年迫使埃及签订为期20年的《英埃同盟条约》,规定英军继续驻扎运河区,亚历山大港仍为英国军港等。该条约的签订,肯定了英国在苏伊士运河区的驻军权。二战期间,英国再次在运河区建立了海外最大的军事基地。


二战结束后,老牌殖民国家如英、法等遭到很大减弱,埃及的民族解放运动有了较大的发展,1951年10月,埃及废除了英埃条约。1952年7月23日,以纳塞尔为首的“自在军官组织”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英国扶植的英埃条约法鲁克王朝,废除了君主制,建立了共和国。

 

1954年10月,英国同埃及签定协议,赞同分批撤军。1956年6月,英军全部撤离埃及,但苏伊士运河仍为英法控制。1956年7月26日,为了用运河盈利筹措阿斯旺大坝的费用,埃及政府宣布将苏伊士运河公司收归国有,公司全部财产移交埃及。此前由于中埃于5月30日建交,美国撤回了对埃及的经济援助。

 

然而,英法为重新控制苏伊士运河,策划召开对运河实施“国际管制”的会议。1956年8月16日,在英法倡议下,22个国家在伦敦举行会议,但未能达成任何协议。9月19日,美、英、法召集18国再次在伦敦举行会议,讨论建立“苏伊士运河运用协会”成绩,仍未达成协议。9月30日,英法将苏伊士运河成绩提交联合国安理会讨论,10月13日,安理会否决了英、法要求埃及接受“国际管理”制度提案。

 

1956年10月29日,在“国际管制”提案遭遇多次否决后,英法为夺得苏伊士运河的控制权,决定联合以色列采取武力来处理成绩,由此迸发了第二次中东和平,亦称“苏伊士运河和平”。


 


英法以三国的举动遭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指摘,世界各国人民支持埃及反抗侵略的争议斗争。一些阿拉伯国家与英、法断交,对英、法实行石油禁运。11月1日,美国在联大紧急大会上提出立即休战的提案。2日,联大以压倒多数票经过这个提案;11月5日,苏联建议与美国共同出兵“制止”侵略,并向英、法发出最后通牒,宣称“决心运用武力”恢复和平;11月6日,在强大的国际压力下英法两国被迫接受开火决议,以色列也在11月8日赞同撤出西奈半岛;12月3日,英、法宣布从埃及撤军,22日全部撤走;1957年3月8日,以色列从西奈半岛撤出,埃及取得发出苏伊士运河主权斗争的成功。英法两国的军事冒险最终以失败告终,只要以色列一定程度上达到了本身目的。和平结果是埃及失败,英法以打败。但埃及取得了政治上的成功,在美苏的干涉下博得了苏伊士运河的全部主权。




1958年4月29日,埃及赞同偿付运河公司股本,按5年分期付款的方式向苏伊士运河的股东们交付8100多万美元,以赔偿埃及对运河的占领。英国政府拥有40%的股份,其余归13万法国人一切。


除此之外,由于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的恩恩怨怨,埃及曾经禁止以色列运用苏伊士运河,甚至不允许与以色列有贸易往来的船舶经过运河。伴随着几次武装冲突,苏伊士运河两度被关闭,直到1975年6月5日才重新开放。1979年,埃及和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苏伊士运河开始真正向全球船舶开放。




船舶遭袭:苏伊士运河的安全成绩成为焦点

2013年,原中远集团旗下的集装箱船“中远亚洲”轮(COSCO Asia)在经过苏伊士运河时,遭到埃及当局称之为“恐怖分子”的袭击。据称所用的武器为轻机枪和火箭推进榴弹。虽然这两种武器都不能对10,000标准箱、109,968载重吨的“中远亚洲”这类大船形成太大损坏,但它们对海员构成相当大的风险。




  
对经过苏伊士运河的船舶而言,这是自埃及革命以来的第一同同类袭击事情。不过,以前曾经发生过来自罢工工人和激进分子等各种群体的要挟。对2012年经过18,000艘次和2013年截至目前已经过12,000艘次的苏伊士运河,埃及军方总是宣称不容忍对其营运的任何要挟。


更重要的是,埃及的国家利益与该运河的平稳营运毫不相关。鉴于几乎10%的埃及年支出来自过往的船舶,对埃及政府来说,苏伊士运河仍然是安保工作的重中之重。




苏伊士运河扩建:决心与争议并存




为扩大苏伊士运河的通航能力,拉动埃及经济复苏,2014年8月5日,埃及政府高调宣布,在苏伊士河东侧开凿一条72千米长的新运河。其中,35千米的新河道需求单独开凿,而其余37千米将经过拓宽旧运河,并与新河道连接来完成。该项目于2014年8月开工,耗资85亿美元,历时11个月,2015年7月29日正式完成,2015年8月6日正式通航。


 


然而,自全球金融危机导致航运市场大幅下跌以来,苏伊士运河不断处在“吃不饱”的形状。


据彭博社统计,虽然船舶总吨位曾经增长,但是目前经过运河的船舶量不只低于2008年船舶经过量程度的20%,相较十年前也只增长了2个百分点。因此有人认为新苏伊士运河“然并卵”,真实没有什么意义。意大利船舶经纪公司班切罗科斯塔(Banchero Costa)驻新加坡研讨主管拉尔夫就曾表示,此次苏伊士运河的扩建实践并非出于航运界的紧迫需求。卡内基中东中心的学者Amr Adly也表示,新运河项目其实是塞西确保政权波动的一种措施。


不过,埃及政府对新苏伊士运河决心满满,包括丹麦马士基、法国达飞在内的航运巨头也纷纷对新运河表示欢迎。无论如何,苏伊士运河自始以来在国际水运航线上的优势都是无须置疑的。



本文材料整理自百度、IHS、中国船检、中国石油报、航运界网等


    来自: Peter6810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