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张铁生作文和黄帅日记,寻常文章何以掀起逆天大浪?

2016-12-30  此号无人...

 


来源:非常日报


导读: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一定会对黄帅和张铁生有着深入的印象。他们都是文革时期中国家喻户晓的风云人物,对当时还在读书的孩子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张铁生由于一篇考试作文成为“白卷英雄”,黄帅由于几篇小先生日记和一封来信成为“反潮流闯将”,他们的人生也因此出现了巨大的崎岖波折。重读作文和日记,平常而无奇葩之处,为何却能掀起逆天大浪?


青年张铁生

  1973年张铁生参高考时写在理化试卷背后的一封信

  尊崇的领导:

  书面考试的进行就这么过去了,对此,我有点感受,情愿向领导上谈一谈。

  本人自1968年下乡以来,一直热衷于农业消费,全力于本人的本质工作。每天近18个小时的繁重劳动和工作,不允许我搞业务复习。我的工夫只在27号接到告诉后,在考试期间,忙碌地翻读了一遍数学教材,对于几何题和今天此卷上的理化题眼瞪着,真是心不足而力不足。我不愿没有书本根据的胡答一气,免得领导判卷费工夫。所以本人情愿恪守纪律,坚持一直,所以情愿老老实实地登场。


张铁生(左)在辽宁农学院上课

  说假话,对于那些多年来,不务正业,逍遥法外的浪荡书呆子们我是不服气的,而有着极大的烦感,考试被他们这群大学迷给垄断了。他们的自在生活和为个人的努力,等于了我的为人民热忱忘我的劳苦工作和诚恳的心。人们把我送到这里来,谈些什么呢?总觉得真实委曲。在这夏锄消费的当务之急,我不忍心放弃消费而不顾为着本人专到小屋子里面去,那是过于利己了吧。如果那样将遭到本人为贫下中农事业的事业心和本人自我革命的良心的谴责,有一点我可以自我安慰,我没有为此而耽搁集体的工作,我在队里是负全面、完全责任的。喜降春雨,人们真实的忙,在这个人与集体利益直截矛盾的情况下,这是一场斗争(可以说)我所苦闷的地方就在这里,几个小时的书面考试,可能将把我的退学资历取消,我也不再谈些什么,总觉得真实的有说不出的感觉,我自幼的理想将全然被本人的工作所排斥了,代替了,这是我独一强调的理由。


  我是抱着新的招生制度和条件来参加学习班的。至于我的基础知识,考场就是我的母校,这里的老师们会知道的,记得还总算可以。今天的物理化学考题,虽然很浅,但我印象很浅,有2天的复习工夫,我是能有保证把它答满分的。本人的政治面貌和家庭社会等都洁白如洗,自我表现胜似黄牛,对于我这个城市长大的孩子,几年来真是锻炼极大,尤其是思想感情上和世界观的改造方面,可以说是一个飞跃。在这里我没有按要求和制度答卷(算不得什么基础知识和能力),我感觉的并非可耻,可以勉强的应负一下嘛,翻书也能得它几非常嘛!?(没有意思)但那样作,我心是不太愉快的。我所感到荣幸的只是能在新教育制度之下,在贫下中农和领导干部们的满意地引荐之下,参加了这次学习班。

  我所理想和要求的,希望各级领导在这次入考先生之中,能对我这个小队长加以考虑为盼!

  白塔公社考生 张铁生

  1973年6月30日


张铁生

  此信被毛远新发现后,张铁生的命运从此改变。他上了大学,突击入党,遭到江青的亲切接见。退学后,任该学院的党委副书记,1975年任全国人大常委。1976年“四人帮”被捕后,张亦随即被捕,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出狱后成为企业家。2012年5月17日,张铁生持有3200多万股的禾丰牧业。


张铁生

  1973年底,黄帅在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第一小学五年级上学。班主任让全班同窗都写日记,要求写出心里的话。因给老师提意见,和老师产生矛盾。黄帅觉得本人受了冤枉,便给《北京日报》写了一封信。《北京日报》把日记作了摘编,并在1973年12月12日加了编者按语公开发表。《人民日报》12月28日又在头版头条地位全文转载。几天之内,黄帅就成了中国家喻户晓的“敢于反潮流的革命小闯将”。


中关村一小五年级先生 黄帅

  黄帅写给《北京日报》的信

  我是中关村第一小学五年级二班先生。九月听了红卫兵节目报导的兰州十四中学红卫兵协助教师的事迹,遭到启发,随后我给老师写了三篇日记提意见。登时,师生关系紧张起来,老师批判我“拆老师的台”、“打击老师威信”、“恶意攻击老师”。我认为,老师是“压制民主”,“打击报复”。这星期班上可热闹了,老师上课的次要任务就是鼓动同窗怒斥我,我去上课就是预备挨整,老师拍桌瞪眼在班里说:“直到如今,我还是公开号召同窗们和黄帅划清界限”,“跟黄帅一同跑的人立场站错了”。班里还出了壁报,点名批判我的日记。平时每日换一期,这期壁报老师宣布登一星期并对壁报组表示“感激”。最近,班里同窗在老师的率领下,不断对我嘲笑讽刺,大轰大哄地进行围攻,甚至个别同窗提出把我“批倒批臭”的口号。


黄帅

  我是红小兵,热爱党和毛主席,只不过把本人的心里话写在日记上,也表示了日记中是有缺点的,如个别用词不当影响了老师的尊严,可是近两月老师不断抓住不放。最近许多天,我吃不下饭,早晨做梦嚎声惊哭,但是,我没有被压服,一次又一次地提出意见。

  究竟我犯了啥严重错误?难道还要我们毛泽东时代的青少年再做旧教育制度的“师道尊严”奴役下的奴隶吗?

  海淀区中关村第一小学五年级二班先生  黄帅

  一九七三年十月二十一日


黄帅

  黄帅日记摘抄

  一九七三年九月五日

  今天,我班的XX同窗犯了错误,当老师问他情况,他带理不理,不像承认错误的样子。我看他那样,无认识的笑了一笑,老师把我叫起来,批评我不该笑。这点我谦虚接受,一定改正。但是老师说:“有同窗反映你和XXX……,你内心非常爱听XXX骂。”这句话我不能接受。我敢发誓:除了他骂我,我跟他顶嘴以外,我再也没有和他瞎逗过,今天的日记如果错误了,请批评指正。

  九月七日

  今天,XX没有恪守课堂纪律,做了小动作,老师把他叫到前面,说:“我真想拿教鞭敲你的头。”这句话你说得不够确切吧,教鞭是让你来教学,而不是让你用来打同窗脑袋的。我觉得你对同窗严峻批评很多,耐心协助较少,拍桌子,瞪眼睛,能处理思想成绩吗?希望你对同窗的错误耐心协助,说话多留意些。


黄帅

  九月二十八日

  今天,老师批评我给他提意见。对不起,当前我有意见,还是要提的,像今天老师骂我装病,这就是唯心主义。XXX的椅子丢了,站著上课。算术老师把老师上课时坐的椅子借给XX坐,这种关怀同窗的精神值得我学习。第三堂课时,你不应该把椅子夺回来本人坐。

  十月十三日

  今天,XX在课上向老师提意见,老师说是我起的头,说我提意见纯粹是为了拆老师的台,降低老师的威信。同窗应该正确接受老师的批评,老师应该冷静考虑同窗的意见。


黄帅

  十月十八日

  今天,老师在全班又批评我。我对老师的意见有些是能够接受的,但不能接受的很多。如“黄帅你也真表帅,从小就表帅,太帅了”,这不是讽刺是什么?你还说:“黄帅从如今起不许打篮球”,……我感到这更是报复行为。

  十月十九日

  最近我是天天受老师和同窗的训,以下就是老师对我批评中的言语:“听校外群众说:中关村一小出了一个反潮流者,好家伙,这事儿都传到社会中去了”;“在这次斗争中,你当不了张铁生那样的人物”;“直到如今我还是号召同窗对黄帅的错误要批判,不要跟著她跑,要和她划清界限”。“黄帅你这样折腾,也是没有好结果的。”想读更多此类精彩文章请加微信:qss7909。

  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黄帅那年16岁,有人叫她“四人帮”的“小爪牙”。1979年9月5日,黄帅跨进了北京工业大学的校门,1984年9月,黄帅以优秀的成绩毕业分配到了北京计算机技术研讨所工作。两年后,去日留学。1996年冬,她生了一个儿子。1998年12月,黄帅结束了在日本的留学工作,回到母校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工作。

    来自: 此号无人的号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