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 | 用终身把别人的苟且活成热血

2017-01-05  此号无人...

来源:光明网

他,生得八块腹肌,苦练单挑,不满足,又学群斗。长辈时常带他登高望远,指画山河,有次夹在人群中看着王的队伍经过,威严庄严,他却道,总有一天会把王端掉,长辈惊慌,直扯他的衣袖。


你,是不是想起了那个谁谁谁?


没错,他,就是——


辛、弃、疾。




当时的南宋王朝,躲进了江南,北方人民在金朝的压榨下怨声载道。身边的长者,是他的祖父辛赞,在金朝当个小公务员,却不断盼着南宋王朝北伐。年纪悄然的辛弃疾立下初心,要重拾旧山河。


大写的牛逼
生命的前23年


年轻人,终身才不过刚刚开始,当立初心。这初心有惊心动魄的宏大,也有简简单单的平凡。平凡诚可贵,宏大则注定要颠沛流离终身。有的人带着宏愿出发,面对残酷的理想,渐渐消磨了初心,这也无可厚非。有的人,带着宏愿一脚就踏进了云端,而后又深陷谷底,浮浮沉沉,初心当如何呢?我们不语。


辛弃疾的起点,就是太高了。


王要挥兵南下,北方空虚,革命军揭竿而起。辛弃疾组织起一支2000多人的军队,刀口舔血,杀伐决断,时隔千年,我们读他的《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仍能感遭到一股金戈振声: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疆场秋点兵。




据记载,辛弃疾与另一支革命军领袖合并,预备南下归宋。合理辛弃疾完成南下联络,预备回营时,合伙人被叛将所杀。辛弃疾大怒,横刀立马,率领50人的骑兵队,杀入50000人的敌营将叛将生擒,而且突出了重围,奔袭千里,将叛将押至临安,削了脑袋。辛弃疾一战成名,举国震惊,谁也不敢置信这是一个年仅23岁的热血青年。23岁?本该是大学毕业纠结找工作的年纪。


压不死的小强
生命中途的40年


起点越高,受挫时才越痛。


南下归宋的辛弃疾,很快就被解除了全副军装。没关系,辛弃疾没了刀,还有一支笔,他不停地给皇帝发送万字邮件,呼吁皇帝厉兵秣马,预备北伐,重拾旧山河。可是临安也挺漂亮的,不输汴梁,工夫呆久了大家觉得也挺不错,放着太平的小日子不过,干嘛非要动刀动枪呢?这些邮件不断在云端,却从没有回复,倒是结集成《美芹十论》、《九议》等流传各大社交网站。不过这些虚头巴脑的名声对辛弃疾来说,没个鸟用,还是接着敲邮件。


皇帝的忍耐也是有限制的,听烦了,于是就对辛弃疾说,小伙子有才干,地方百姓需求你。辛弃疾就先后被派到江西、湖北、湖南等地担任地方官,管理荒政,整理治安,总之江山的事就不用他操心了。


带着一颗丢失的心,在某个秋日午后,辛弃疾登上建康赏心亭,遥对古秦淮河,痛拍栏杆,想起当年的疆场、号角与马鸣,一抹面颊,全是一个硬汉的泪水: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边。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于是就有了这首《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频繁的调动,成了辛弃疾的日常生活。他曾一度丢失绝望失掉一切方向,可直到看见平凡,也不认为这就是独一的答案。从湖北调至湖南时,辛弃疾起初的心境就像北京的雾霾天。不过,他很快又重新发现了霾汰中的激情。


湖南人性情热烈,剽悍勇猛,天生有着优秀的军人血缘。辛弃疾来了灵感,觉得湖南人完全可以组建一支具备变态能力的军队啊。于是他这个地方行政长官,开心肠丢开案牍之劳,亲身组建了一支2500人的“飞虎军”,铁甲烈马,气势汹汹。美军曾在二战时组建了出名的“飞虎队”,其实人家辛弃疾早就玩过了。


据记载,建军之初要造营房,恰逢连日阴雨,没办法烧制屋瓦。辛弃疾就贴出《致长沙市民书》,每户人家如果送瓦20片,可立得现银。严谨的付现流程,再加上辛弃疾如雷贯耳的名声,长沙市民参与积极,营房的屋瓦只用了两天就全部搞定。


此后,长沙市民每天清晨,都看见辛弃疾吹着口哨,带领着“飞虎军”在湘江边晨跑拉练,立正稍息一二一。不少市民积极参与,湘江边的晨跑队伍也壮大起来,成为市容一景。不少热心市民自然要问,这“飞虎军”要干嘛使?维护治安也忒大材小用了吧?再说自从您上任之后犯罪率直线下滑了呢!辛弃疾答,枕戈待旦,预备北伐,重拾旧山河。


这话如一阵风,顺着长江刮到了临安,又经口耳相传,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朝臣们都说,辛弃疾组建了“辛家军”,大有先祖时“杨家将”的赶脚。皇帝哪受得了这个,让人给辛弃疾带去了口信,说辛弃疾同志这些年真实辛劳,经国家特批,可提早养老,薪水照发。辛弃疾于是开始了他中年当前的闲居生活。


这下是彻底没指望了。此后的20年间,他除了有两年一度出任福建地方官外,大部分工夫都在乡下闲居。不过等等,不还有两年在福建当地方官么?还是扒一扒吧。辛弃疾深知工夫有限,所以他一到福建上任,又抓紧在那里招兵买马。虽然没有了“飞虎军”,但闽南人民在海边长大,辛弃疾又吹起了口哨,在每个傍晚退潮之时,伴着旭日,逆流练武。关于抗击水流练武的功效,金庸先生早有记载,就不再啰嗦了吧?


热心市民还是会问异样的成绩,辛弃疾也还是一样的回答,修我戈矛,预备北伐,重拾旧山河。只是这次辛弃疾的话没有伴着海风刮到临安,由于闽南距漠北千里之遥,他们眨巴眨巴眼,没有置信。


比烟花绚烂
生命的最后5年


南归一晃,曾经整整40年!辛弃疾也从当年那个血气方刚的青年,成了一个两鬓惨白的老者。这里耗尽了他生命中最好的岁月,却无法把初心完成。波折、失败是无法在轰轰烈烈中打败一个意志坚定的人的,反而会使其越挫越勇。倒是无尽的等待,容易在无声无息中消磨掉一切的锋芒。


机会却在这个时分来临了。


大草原的蒙古人崛起了,比金人更猛,撵得金人向南逃窜。南边?南边有个弱弱的南宋,于是金人就这样打过来了。皇帝召见辛弃疾,说江山社稷以前你不用管,这回你得管管啦。


这算什么?挥之即去召之即来,狗也不情愿干呐。辛弃疾干了。辛弃疾一到镇江上任,就开始着手预备工作,屯粮、屯兵、赶制军服万套,还派了间谍去金国搜集情报。曾经日薄西山的金国,早已外强中干,辛弃疾说,只需咱好好预备,北伐有戏!


初心终于见到光明了呢。


可是同僚们觉得不舒适,哪来的“我们”?搞的有声有色的辛弃疾,在任期不满15个月时,就以“贪财好色”之名被弹劾,抱着铺盖卷回去接着种地。灭了金国,功名利禄在焉,这波人仓促北伐,最终铩羽而归。绝望的辛弃疾登上镇江北固山,在66岁时写下了这篇千古名作《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博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皇帝一看,赶紧问身边人辛弃疾还能吃几碗饭,接着又一纸诏令。可是这时辛弃疾曾经躺到床上了,据载他闭眼前的最后一句话,仍然是“灭那鸟国”。




最终是蒙古人替辛弃疾灭了金国,也顺带灭了南宋。


不过由始至终,辛弃疾初心未改,终身都在为之拼搏,这就值得我们敬称一声辛爷。


而且辛爷将这终身的九蒸九晒水煮油炸,一股脑儿锤进诗词,让我们也在他那冲撞纠缠中翻腾激荡。他连叹一口气,也是一首好词。


更何况辛爷这终身,从不曾为了将就别人而冤枉了本人,也许别人觉得辛爷的终身活得不像样子,但那是辛爷想要活成的样子。在人生落幕那刻,辛爷也许有丢失,但绝没有后悔。只需想起本人吹着口哨带兵拉练、骑着骏马纵横驰骋的光阴,满满都是幸福的泪花。


于是乎,脑海里闪过一句电影台词——


不折手腕非豪杰,不改初衷真英雄。



茅台原浆酒免费领活动进行一周,

好评如潮,最后机会不容错过

    来自: 此号无人的号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