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石:俄罗斯的将来—是东山再起,还是二次解体?

2017-01-06  十三号冰川

作为全球第一领土大国,俄罗斯有着无比辉煌的历史。早在沙俄时代,俄罗斯便崛起为一流世界大国,而到苏联时期,俄罗斯更是锋芒毕露,成为与美国分庭抗礼的两大超级大国之一。




只不过,这一切都是过去式了。随着苏联的解体,俄罗斯不只得到了五百万平方公里的广袤疆土,国家经济体系也被彻底摧毁,整个国家一工夫堕入深渊。

 

不过,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蒙受了解体之痛,俄罗斯仍然坐拥170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疆土,并承继了苏联的庞大政治和军事遗产。凭着这份家底,俄罗斯虽然加入超级大国行列,但仍不失为世界级大国,与中、欧并驾齐驱。

 

但话又说回来,家底虽然丰厚,但国家面临的情势却仍然堪忧:从内部看,俄罗斯的经济体系业已崩溃,只能依赖贩卖资源维持;而国内的地缘结构缺陷(西重东轻),以及民族隐患(边缘地区多数民族缺乏对俄罗斯国家文明的认同)仍然严重;而从内部看,俄罗斯庞大的国土面积,以及位居亚欧大陆北部地方的地缘区位,决定了它与几乎一切内部次要权力,都存在结构性的地缘矛盾——不只作为全球霸主的美国,不可能放过这个具备要挟本人霸权潜力的世界第一领土大国;伊斯兰、欧洲甚至中国,即便如今处于各种各样的理由,未必愿跟俄罗斯翻脸,但结构性地缘矛盾的存在,也决定了只需机遇和条件合适,它们也肯定很乐意给这个卧榻之侧的猛虎卸下两条腿来。

 

这种内内政困的处境,以及理想及潜在的隐忧,决定了俄罗斯根本没有“创业”的战略空间和可能,对这个世界大国而言,整个国家犹如逆行在湍急的河流中,要么就是力挫群雄,重塑苏联辉煌,要么就是再次解体,彻底丧失世界大国的资本,从此加入主流国家舞台。像如今这样半死不活的苟延残喘,不是俄罗斯的常态。

 

那么,东山再起和二次解体,哪一种可能性对俄罗斯绝对更大一些呢?云石君觉得,从眼下情势来看,俄罗斯将来二次解体的可能性,会略微大一点。之所以如此,次要是基于以下几方面判断:

 

首先是俄罗斯的地缘结构缺陷。俄罗斯虽然国家外形看上去比较规整紧密,但实践上,其本部核心区位于国土最西端的东欧平原,广袤的北亚领土不只与本部地缘距离悠远,而且由于纬度偏高,自然环境恶劣,这既影响力其之开发利用,也减弱了俄罗斯本部影响力对其之投射。再考虑到俄罗斯本部所在的东欧平原,本身并非世界一流地缘板块,其地缘潜力绝对有限,这使得俄罗斯这个国家,在地缘结构上天生活在不波动性。当国家强大时,尚可以保证对边缘国土的控制,但当国家衰落,边缘地区很容易就会由于这样那样的要素脱离而去——苏联的解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然,经过苏联解体,如今的俄罗斯,内部分离主义倾向曾经减弱许多(东欧平原西部、南高加索以及中亚这三个受外力影响最大,或者地缘格局最独立的板块曾经脱离而去了),但由于俄罗斯西重东轻,东西跨幅巨大的国家地缘格局仍然没有改变,所以这种分离隐患仍然不可能完全消弭,随时可能由于俄罗斯的继续衰落,导致分离主义倾向再起(比如车臣和平,)。

 

其次是俄罗斯的惨淡现状。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经济体系彻底崩盘,虽然普京下台当前,俄罗斯的经济颓势得以阻止,但也仅仅是止跌而已,衰落的全体魄局并没有逆转。而且随着乌克兰危机的迸发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制裁,俄罗斯再度蒙受重创!

 

当然,有人会说,这些不过是阶段性的。毕竟俄罗斯历史上并非没有蒙受过严重波折。最典型的就是一战以及随之而来的苏俄——白俄内战,使当时的俄罗斯蒙受重创,国家基本被耗费殆尽。但随着苏联政权的波动,不过短短二十年,俄罗斯不只缓过了气,而且一举成长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工业国——较之前愈加强大。从这个角度来说,虽然苏联解体以及之后的二十来年衰退,对俄罗斯形成了巨大损伤,但只需俄罗斯接上去能稳住阵脚,重新崛起未必没有可能。

 

当然,如果以历史为鉴,这种说法并非没有道理。何况俄罗斯毕竟还有1700万平方公里的庞大国土,单凭这份家底,看上去也足以对俄罗斯的东山再起构成强大支撑。

 

但是,这些仅仅是表象而已。其实今日俄罗斯所面临的时代环境,与当年苏联成立时曾经大有不同。

 

首先说经济层面。在之前的《地缘政治:俄罗斯系列》中,云石君曾经分析过,苏联成立时,第二次工业革命业已接近序幕,革命成果大多曾经出现并成熟,进入普及期。经过对这些机器大工业成果的推行和利用,苏联对荒漠冻土带国土的开发利用程度大幅添加,由此迈入了大型工业国的行列。

 

只不过,虽然苏联在工业规模上迅速坐大,但质量上,受限于客观条件,苏联工业的成色不断谈不上太高——除了军工以及为之配套的多数重工业体系,其他领域大多以傻大黑粗出名。

 

不过,这在当时并不是成绩,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迸发期曾经过去,苏联建国的头几十年,世界处于工业革命成果普及推行期,代际差距不明显;而且以机器制造为次要特征的第二次工业,其所谓的质量成色差距,在很大程度上也仅仅体如今单位产量,以及单位资源耗费的高低——对于这一点,有着大量可开发土地,以及无量无尽资源宝藏的苏联,完全可以经过工业规模的优势加以弥补。

 

但苏联解体时,人类曾经进入第三次科学革命的迸发期。这次革命与之前两次工业革命的最大不同,就是其次要不是以普通工业品产量,而是以产品科学含量为最大评判标准——这意味着同类型产品,由于科学产量的不同,其内在价值有着大相径庭。

 

俄罗斯受制于自然环境,除军工以外的整个工业体系科学含量后天不足,以前凭着规模及资源优势,尚可以加以弥补。如今随着代际差距的拉大,再想经过这种老办法来对冲,就显得力不从心。再加上第三次科学革命的迭代速度非常之快,这更使得俄罗斯的落后工业体系难以尽快跟上,反而被主流越拉越远。




当代工业的科学属性,以及快速迭代特征,使得俄罗斯质量不足数量补的传统套路失灵。随着主流工业科学含量的不断提升,俄罗斯的工业体系越发落伍,连追逐的机会都没有,最终只能被迅速淘汰。苏联解体曾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俄罗斯的工业体系却迟迟未能规模性重建,这足以证明其对第三次科学革命的不顺应。

 

而经济发展模式的变化,也使俄罗斯东山再起的资本被绝对减弱。俄罗斯最大的资本,就是那一千七百万平方公里土地,经过对这广袤国土的开发创造收益。在苏联成立时,这一套是很有成效的。当时的列强,经济上大体还属于各自为政阶段,经过对自家地盘(领土和殖民地)的开发,从中积累收益。但在当代,全球化成为潮流,经济发展模式曾经打破了国家权力范围的限制。列强经过对全球经济链条的整合,将地球上的绝大部分已开发地区,都演化为本人攫利的土壤——无论是早期的美、日、欧,还是作为后起之秀的中国,都是依赖这套全球范围攫利模式,成就本人的国家发展大业。

 

这就使得俄罗斯的领土优势被绝对消解。俄罗斯虽然地盘大,但再大,也大不过五大洲;而且俄罗斯的绝大部分领土,开发程度还非常之低,所以能产生的效益,也远不如对全球已开发地区的经济整合来的多。

 

当然,俄罗斯也情愿加入全球化链条,把本人的利益触角延伸到全世界。但且不说俄罗斯工业体系业已崩盘,除了贩卖资源,以及吃苏联的军工老本,再拿不出有竞争力的工业品。就算俄罗斯工业体系能够追逐上时代潮流,但其庞大身躯对美国霸权的要挟,以及结构性地缘矛盾对中、欧、伊斯兰的潜在压制,决定了这个星球上的次要权力,很难对它完全敞开襟怀。至于其他边缘权力,且不说体量较小,难以填饱俄罗斯胃口,而且与俄罗斯的地缘距离还绝对悠远,这使得俄罗斯也很难经过全球化受益。再考虑到随着中国高速崛起,全球化在东方已有退潮之势,这使得俄罗斯的拓展利益触角的希望变得愈加渺茫。

 

以上是从国家实力角度而言的。而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俄罗斯的将来情势,也非常不利。

 

之前云石君曾经说了,俄罗斯庞大的身躯,以及位居亚欧大陆北部地方的地缘区位,决定了其与美、中、欧,伊斯兰等全球次要地缘权力都存在结构性的矛盾——这种艰难的地缘环境,决定了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格局面临长期的隐患。


 



当然,美、中、欧、伊各有本人算盘,不可能齐心对付俄罗斯。比如之前美国制裁时,欧洲就颇为不情不愿,而中国则更是直接力挺俄罗斯,伊斯兰内部的分歧,也使得它们对俄罗斯的要挟难成大器。所以,很多人会觉得,俄罗斯看则险矣,但仍然有足够的穿越转圜空间——当年中国那么艰难,不照样在夹缝中硬冲了出来吗?

 

但实践上,俄罗斯的处境远比中国恶劣。

 

中国位于亚欧大陆东部边缘,与欧洲没有什么结构性地缘矛盾,与伊斯兰的冲突也不太明显——至于种族和认识形状冲突,这个在理想利益面前是比较容易化解的。至于俄罗斯,虽然中国与其结构性地缘冲突严重,但在联合抗美的大环境下,这种矛盾被有效压制——而且俄罗斯的骤然衰落与中国的快速崛起,使得随着工夫推移,中国的在两国关系中愈加占据自动。

 

所以,全球次要地缘权力中,真正与中国有着结构性矛盾的,也无非是美国一家而已——这在政治上给了中国足够的转圜空间。再加上美国的资本性国家特质,使得中国可以绝对容易的经过经济捆绑,从利益角度对它进行有效制衡。

 

但俄罗斯就不行了。俄罗斯纵然可以利用列强矛盾从中转圜,但俄罗斯庞大领土与地缘区位,决定了不只美国这个全球霸次要打压它,欧洲、伊斯兰,也由于无可调和的结构性地缘矛盾存在,对它内怀抵触和戒备——俄罗斯与二者之间的战略转圜余地,远不如中国与二者之间广阔。

 

至于对中国,虽然苏联时代,俄罗斯对中国占尽优势——但那是建立在中国仍处於农耕时代条件下的。随着中国步入正轨,俄罗斯曾经不大可能重现当年格局——这也就是说,俄罗斯的大国复兴之路,迟早要面对一个强大的中国。而俄罗斯与中国接壤的北亚,又是极端的贫瘠、虚弱和边缘,与中国方面的华北、东北、东南三大临俄板块有着质级的地缘实力差距,这意味着中俄战略格局中,中国有着巨大的地缘和实力优势——这都会对俄罗斯构成严重掣肘。

 

虽然如今中俄关系密切,但这种密切,只是建立在联合抗美基础上。一旦中国建成东亚新次序,有了与美国分庭抗礼的本钱,中俄的亲密伙伴关系也极有可能走向终结。考虑到中国届时的实力,以及中俄紧密的地缘关系以及结构性的地缘矛盾,中国对俄罗斯的本质性要挟,恐怕未必会小于之前的美国。这也就是说,俄罗斯一直会面临强大的地缘压力,而一直缺乏一个单纯凭仗物质利益,就可以打开局面的战略空间。

 

更具体点说,如果俄罗斯不能在中国大国崛起完成之前完成本人的国家复兴,那么如果中国战略调整,将目标对准俄罗斯,那俄罗斯的局面将非常蹩脚——它将面对一个综合实力不逊于当年美国的大敌,但却再难找到一个有力的内部支撑(如今美国收拾俄罗斯,俄罗斯还可以得到中国的力挺),这种格局下,俄罗斯的内部情势将彻底恶化!

 

内部地缘结构上的后天不足,对新经济模式的水土不服,以及内部地缘环境的结构性矛盾,使得俄罗斯的大国复兴之路遍及荆棘,战略空间很难取得本质性打破。而逆水行舟的时势大环境,以及中国东亚破局的箭在弦上,使得俄罗斯又缺乏足够的工夫,来加以调整和转圜。所以虽然俄罗斯将来是兴是衰,如今难以定论,但至少从现下情势而言,俄罗斯二次解体的可能性,还是要比东山再起大一些。

 

当然,这里面也有变数。比如从地缘格局而言,如果中国真的挤走美国,建立起自家主导的东亚新次序,那么美国为了遏制中国,多半会转而支持俄罗斯——就像上世纪80年代扶中制苏那样(实践上特朗普的内政思绪,就曾经有这个苗头)。如此一来,俄罗斯就算与中国,反目,但却可以得到美国力挺——这么算的话,它仍然有足够的内部支撑。

 

不过,即便如此,俄罗斯届时的处境,仍然会比今日愈加艰难。

 

    来自: 十三号冰川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