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生无极:道家神明之德是大道玄同的文明基石

2017-01-07  伟天英

[摘要]天地合德,神明自来,是完成修真者形神俱妙,与道合真的基础。而世界玄同的前提,依赖于人类本性的回归,道生无极,才是中华道学求得世界玄同的大道之魂。

文/袭明居士

提要

道家的道和德,是一种体用关系。道,是一种理义;德,是一种运用。道家提出了“三盗既宜,三才既安”的天人合德思想,在人类来讲,重点在于天地合德,神明自来,以期形神俱妙,与道合真。

这个“神明之德”,在《阴符经》里面,也叫“不神之神”。是为修道者德之运用,是修道者经过唤回神明之德,去完成与道合真的终极目标。

本文试图围绕《道德经》的始母、玄徼论,按照道家用阴阳五行言道的思想,根据历代道学家关于悟真、修真、至真的具体言论,对道家千万年以来,所崇尚的天人合德思想,即道家追求的“纯阳、全真”的出阳神的性命双修,作了相应的理法解读。

这样论述的目的,是希望惹起学界、教界对传统“悟真”的金丹大道文明的注重,以构建悟真的金丹太极修真文明体系,来服务社会,引导大众健康修行。

道生无极:道家的神明之德是大道玄同的文明基石

道,是一种理义;德,是一种运用(材料图)

道家思想是以道的高度,去指点气功、武术、丹道等衍生文明怎样养生与修真的。故气功、武术、打坐、炼丹、太极拳、形意拳、八卦掌等运动的源头,都蕴涵在这些老祖宗遗留给我们的道家道教文明当中。

弘扬道家文明,普及道学知识,用道家的颠倒阴阳之术,唤回神明,以展现出道的人文魅力,推进道文明的平民化,是道学走向世界玄同的伟大目标。

一、道的始母、玄徼结构,是宇宙万有的普遍规律

宇宙万物是怎样构成的?人的生命是怎样诞生的,又靠什么得以长生、无生?这些哲学命题,是早期黄老道家所重点考虑的内容。

性命生死的学问,是哲学和宗教所共同关怀的话题。早在《道德经》之前,我们的祖先就不断在寻觅生命的答案。从有文明记载以来,或者说从伏羲氏卦画的时代开始,我们尊奉的五经之首的《易经》里面,就基本回答了这些成绩。那就是“道”的概念性提出,道的结构,道的属性,道的天人合德,及道的人格化运用等等,决定了道学思想的逐渐成熟。

《易经·系辞上》说:“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不测谓之神。”道所演化的万物,由“天地物人”四大主体呈现,它们均遵照道的特征,具有共同的“阴阳”结构,是宇宙万物的基本模式。而这个模式的原始形状,是为道之“太极”。

古人说:“道本无言,言以显道”,如果没有言语的描述与表达,我们怎样去理解这么玄妙的道呢?所以,太极这个术语的出现,就成了对道的初级描述。太极,是为道之母体。也就是说,没有太极,就不能孕育万物,我们就能干见道了。

故道的玄妙与玄徼,在《道德经》出世以前,本应是道家一切的一种文明思想,只不过经过老子的时代,被进一步地笼统化、零碎化了。

后期道家道教对于道的论述是在不断变化归纳的,乃至有了无极、太极学说、图说的建立等等。这些道文明的不断归纳,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愈加庞大的、被具体化、人格化、运用化的道学体系。

《道德经》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这是一段关于道的纲领性陈述,历代道学家出现多种不同的断句和解释,真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我们这里重点要论述的,是道在身心修炼方面的指点价值。

老子《道德经》首章给我们描画了道的属性、形状、结构,并提出了“始母、玄徼”等重要的道学概念。这些概念成为后世金丹文明性命双修的理论源泉。

道生无极:道家的神明之德是大道玄同的文明基石

道的无,也是无名,也是无极。道的有,也是有名,也是太极。(材料图)

老子说道是一个有形的东西,它有孕育万物的次序。道在开始的时分,我们是难以用言语去表达它的,所以老子不得不说:“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老子这里只是在努力给我们说道,而这个道的概念诞生,其实是早就有的华夏文明。

道之始,是空无的,但不是什么也没有。这个道理后来的道学家们,也是用了各种言语来描述它,也就有了我们对道的概念性的深化解读。

道的无,也是无名,也是无极。道的有,也是有名,也是太极。但无论无名还是有名,它们都是以一种物与气的形状存在着,都属于后天。

无极和太极虽然都是属于后天的,但还是有所分别的。那就是无极不能孕育万物,太极才能孕育万物的道理。

道是因有名的太极,才会有阴阳;因有了阴阳,才会有动静;因有了动静,才能孕育万物。故老子说无名是天地之始,是为无极。有名为万物之母,是为太极。

道的无名和有名,都是后天的有形的一种存在。但他们还是有所区别的,这个概念就是《道德经》这里提出的“玄妙、玄徼”的不同了。

古人说:“有物后天地,无名本寂寥;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又给我们创造了一个较为浅显笼统的道学名词。他把道描述成了较为具体化的“物”了,并指出物是寂寥的,物也是看不见的,物一定是存在的。故物成为道的化身,万象的主宰。

实践上,古人关于道的描绘,还有“心”、“气”等近似的道学名词,都是道家用来表达道的形状与结构,比较次要的哲学名词。

古人为了阐明道是什么,还特别创造了阴阳卦画、河图洛书、无极图、太极图、五行图等等图式,用来表达道的理义。这些丰富的传统道家文明,是构筑道家道教修真修道理义的文明源泉。

道是一个什么样子?古人有一句经典的描述,说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我们从这句生动的道之形状的描述,可以明白道是极难描述的。它大而不知其外,小而不知其内,是为无极,是为玄妙。

但无极过渡到太极的“玄徼”形状,则对其描绘就清晰多了。也就是说,太极无论是多么的大之极,但它还是跟古代数学的“无量大、无量小”的概念一样,总是有边际的,是可以用言语来描述,用图画来描绘的。

这就是老子对道的无极玄妙和道的太极玄徼,从结构上用言语给我们所作的区分。

但它们在属性上,表达的都是后天的无外形状。故谓之“玄之又玄”的“众妙之门”,成为万物的主宰。

古人讲道的内涵,用语极为精当,说道是:“至虚而含至实,至无而含至有。”从这样的描述词去看道的形状,则其一定是虚无而又存在的,则其既不唯物,也不唯心。则其既有形,也有质。则其既不易,也变化。则其既处静,也生动。足见道是存在于宇宙之工夫与空间中,是万物时时辰刻具备的本真。故孔子说:“道也者,不可顷刻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

这就是道家对道的“始母”,所孕育出来的“玄妙、玄徼”的结构和形状的表达。

二、道的阴阳结构与五行属性

《易经》用卦爻表达了阴阳是构成宇宙万物的基本结构,我们无从看到的道的形状,从此有了它的名字,这个名字就叫“阴阳”。

后期的黄老道家进一步发现,道除了含阴阳动静之机外,还具有“金木水火土”的五行之气,并由这个五行之气相胜相推而运转而孕育出万物。

道生无极:道家的神明之德是大道玄同的文明基石

世上万物的诞生,在道家看来,都是遵照五行的基本要素(材料图)

也就是说,世上万物的诞生,在道家看来,都是遵照五行的基本要素,故道家认为天地之数不离五。这个五行之气,既相生,又相克。能顺生,也能逆运,是为天道的基本规则。

修道者修什么?除了要阴阳颠倒外,还要明白道所构成于万物的五行之气,也包括人类身心的构造。这些发现成为后世道家道教建立修道、修真理论的基础。

这就有了《周易参同契》用阴阳五行之气言丹理的表达方式。这就有了《悟真篇》用“三家相见”、“金木相并”、“四象和合”、“攒簇五行”等道学术语,来表达修真的道理。

《阴符经》是道家次要的修真、修道经典,它较为明确地指出:“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心,实施于天。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阴符经》提出了天地有金木水火土的五行之气,人体也是天地合德的阴阳五行之气构成,且这个五行之气不在人身之有形,而在人心之有形。故而进一步提出,人是靠修“不神之神”与天地合其德的。

也就是说,天道与人道相反,都遵照着道的体用规律。天地能够孕育万物,人类也能按照道之理,去修炼本人的身心,去阴阳颠倒,去阴阳栽接,去明善复初。

张三丰祖师说:“延年药在身,元善从复始。虚灵能德明,理令气形具。”(《张三丰承留》)这似乎是站在道文明的理义方面,在给世人讲解道家按照道之理去有作与无作,诠氏缢人身本有长生药的道理。这个长生药是靠修炼虚灵的人心,唤回本来的真神,用神明之德去完成身心并炼,以致于形神俱妙,与道合真,成为道家道教修道的准绳。

由道之理而提出的修炼真神的思想,也是靠修炼者不断地杀机,达到“机死神活”,而得“神明之德”的本真。

故张三丰祖师说:“人心绝,则道心见。”修道是一个不断杀机的过程,只要做到万有皆空,诸虑顿息的境地,努力为“神明之德”让路,则神明自来,将会得到本性的自在。

是故道教《清静经》说:“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惊其神;既惊其神,即著万物;既著万物,即生贪求;既生贪求,即是烦恼。烦恼妄想,忧苦身心。便遭浊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

与天地其合德,以人为本,修神明之德,是中华道家道教文明主宰世界的伟大命题。也就是说,人类和万物同道同体,生活于自然界的人类,如果能够管理好本人的身心,践行知行合一的修真准绳,则世界上的万事万物,也就自然而然变得有序了。

《阴符经》把人与万物的关系,表达为“三盗既宜,三才既安”的天人合发。人类也该当效法天地之德,不断积善立德、道德两用、内外相济,犹必和光同尘,积功累行,才是符合自然之道不可违的天道。用之于身心,是为修道者获得“神明自来”的真神,才是人类在个体上求得修道与自然的玄同,不断是传统道家的大道文明思想。

修道的层次有两个部分,在道家看来,修命的阶段,是修的太极;修性的阶段,是修的无极。就修太极来讲,它是“含阴阳动静之机,具造化玄徼之理”的属性(张三丰《大道论》)。故道家提出,修道者只要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完成阴阳颠倒,以道心制伏人心,以铅制汞,阴阳性命合一,方符合人类养生与修真的根本法则。

三、从道的玄牝、玄德,看道家对玄同的理解

玉蟾祖师说:“道本有形,喻之为龙虎;道本无名,比之为铅汞。若是学天仙之人,须是形神俱妙、与道合真可也。岂可被阴阳约束在五行之中?要当跳出天地之外,方可名为得道之士也。或疑曰:‘此法与禅学稍同’。殊不知整天谈演问答,乃是干慧,长年枯兀昏沉,乃是幻空。然天仙之学,如水晶盘中之珠,转漉漉地,活泼泼地,自然圆陀陀、光烁烁。所谓天仙者,此乃金仙也。夫此不可言传之妙也,人谁知之?人谁行之?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何况人人具足,个个圆成。正所谓‘处处绿杨堪系马,家家门阃透长安。’,但取其捷径云尔。”(《修仙辨惑论》)

玉蟾祖师论修真、修道的要义,是要我们从后天五行,走向后天五行,完成“二五之精,妙合神凝”,正所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是也。

道家论道的层次,是从有到无的返还,是五行攒簇的逆运,是人心复归无极的修道。故吕祖说:“虚极静笃神有象”是修道者修命的有生,“坐忘九载体有形”是修道者修性的无生。修道的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这整个过程修的是长生和无生,合起来就叫性命双修。唯有无生的世界,才能完成道家由形神俱妙,与道合真的虚空粉粹。也就是从玄徼复归无极的“玄妙”了。

修道的有生,也叫长生,修的是太极。而太极内含阴阳动静之机,是为玄牝。修道的无生,修的是无极,无极是虚空虚灵而不可言说的玄妙的道。

故《道德经》的玄牝,也叫阴阳,是修道极其隐秘的理义。对玄徼的解读,张三丰祖师这样说:“真阴与真阳绝对,真阴既不知,焉能知真阳乎 ? 今之学者,不惟不知真阳,亦且不知真阴,若知真阴,亦必知真阳矣。不遇明师,焉能猜度!”

这就是《至真诀》告诉我们的“动静两忘为无欲,无意心即真心”的道理。

太极玄牝之理,是道学文明最关键的名词,是古代丹道文明急需就正的内容。因它内有神明之德,故成为张三丰祖师描述的“妙自无生现太极”的真无真有。

道生无极:道家的神明之德是大道玄同的文明基石

动静两忘为无欲,无意心即真心(材料图)

老子说:“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民之难治,以其智多。故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知此两者,亦楷式。常知楷式,是谓玄德。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然後乃至大顺。”

我们若是将这里的民比喻为人心,国比喻为人身的话,则这段经文用修道的视角去解读,就会明白玉蟾祖师为什么会将“玄德”解释为“教父”的道理。其玄德思想,是为“不神之神”的神明之德啊。

修道的楷式,也就是模式,是《道德经》的始母与玄徼结构的表达。一个修道者,若是意不妄动,固守虚无,以养神情,处于无思无虑,不睹不闻的虚极静笃形状,则愚之至,明之至。神明之德,就会自来,是为玄德,是为“实施于天”的逆中大顺。

道家玄同的思想,在于我们对“玄”之理的解读。玉蟾师说:天下同此道,圣人无二心。修道者唯有从玄牝中立定根基,则修道者的“真神”会“心不动念,无来无去,不出不入,自然常在”的。(《胎息经》)

《道德经》提出了上德和下德的不同概念,也为后世道学家指明了不同身份之人,修道的基本法则,也会不一样。

《周易参同契》说:“上闭则称有,下闭则称无。下者以奉上,上有神德居。此两孔穴法,金气亦相胥。”

“万古丹经王”的这段话,因传承不同,解释各异。我们这里根据《参同契》的上德之人和下德之人的不同身份,来跟大家讨论一下道家修道的方向究竟在哪里。

魏伯阳祖师说的“上闭则称有”的“上”,对应的是“上德之人”。如果修道者的身份曾经是“上德之人”的话,那他曾经有了什么呢?当然是其曾经有“神明之德”了。那么,上德之人又没有什么呢?当然是曾经诸虑顿息,没有“人心私欲”了。

顺理推知,上德者是曾经闭合了“人心私欲”,才被称作上德的。故上德之人曾经有了自在的“神明之德”。故此《参同契》才说:“上闭则称有。”

魏伯阳祖师说的“下闭则称无”的“下”,根据上文的解释,是指“下德之人”。下德之人因百欲感其心,万事劳其形,因心扰之,而自动闭合了后天的“神明之德”。所以,下德之人有人心而无“神明之德”,是为“下闭则称无”。

《参同契》告诉我们,社会发展到人心张狂的时代,凡夫俗子因物惑心,大多“为学日益”,不能“为道日损”,知识开而私欲杂,纯白之体转换为下德之人。一个修道者要想效法天道,就必须改变下德的属性,转化为上德。故《参同契》接着说:“下者以奉上”。意思是下德之人,一定要效法上德之人,要有神明之德的这个居心,才是奉行上德的脚印而行了。

道的有无转换在修道者来讲,是天机不可泄露的。一是不泄露,二是难以言传。故《参同契》说:“此两孔穴法,金气亦相胥。”

哪两个孔穴呢?这是丹书的密要——阴跷与阳跷。也就是前文张三丰祖师所讲解的“能知真阴者,则必知真阳”的道理。

道生无极:道家的神明之德是大道玄同的文明基石

《参同契》书影(材料图)

大多数后世修真者,由于缺乏对《道德经》“玄徼”思想的理解,而读了《参同契》这样的句子,往往不知不觉执泥于肉体的上下部位,或腹部的丹田穴位上,或气脉的上下升降中,或男女躯体的生理穴道上,去千方百计揣摩所谓的孔窍。成了《参同契》批判的:“世人好小术,不审道深浅”的盲修瞎练。

《吕祖黄鹤赋》说:“上德以道全其形,是其纯乾之未破;下德以术延其命,乃配坎离而方成。是以用阴阳之道,即依世法而修出世之法;效男女之生,必发天机而作泄天之机。”吕祖进一步地将上德和下德,这两种不同身份的修道,在理论上作了明示。

《悟真篇原序》说:“老氏以炼养为真,若得其枢要,则立跻圣位;如其未明本性,则犹滞于幻形。”

《悟真篇后序》说:“夫欲免夫患者,莫若体夫至道;欲体夫至道,莫若明夫本心。故心者道之体也,道者心之用也。人能察心观性,则圆明之体自现,有为之用自成。不假施功,顿超彼岸。”

祖师这里明确指出了“本心、本性”,才是修道者的根源。这样的警示之语,在《悟真篇》中是可以信手拈来的。

自《悟真篇》问世以来,人们往往犯了“道无奇,猎奇早把路途迷”的迷惑,大多舍简从繁,对《悟真篇》这样的浅显的句子,而视而不见,顾若罔闻。

故张三丰祖师<解悟真>无不痛心肠说:“噫!真何由悟哉?世人皆欲悟真,而悟之不真,非悟也;真之不悟,非真也。今即字义解明之:悟者,觉也,求也。真者,实也,正也。夫人知之也,岂知『悟真』二字书义亦深乎?”

弘扬道家道教世界玄同的大道文明思想,坚持道家文明与宗教的本土化、中国化,坚持从教育的角度,从文明的源头,去寻觅道学的根源,本着去伪存真的精神,去坚决割舍道家道教经书中的糟粕,才能还道学以清新的空气,一个有希望的将来。

四、人心与道心的玄同,将是人类迈向修真日常化的宗旨

道家道教将道的精神用于身心的合修上,并跟道的属性相一致。虽历代道学家对修真获得的效果,有相反的解释。但所用的称谓,还是有所差别的。

吕祖以对于颠倒阴阳,是按照退阴返阳的次序,实修到体变“纯阳”为了命。王重阳祖师创立了全真道,以修得“全真”的性命混合为归宿。丘处机祖师自号长春真人,将自在的真神所反应的境界,用“长春”来表达。而张伯端祖师,直接就用“悟真”二字,来命名他的著作,以告诫人们留意修真方法,是要用“悟真”的心法去完成。元末明初的张三丰祖师的道学,似乎进一步从方式方法上,用行立坐卧的日常活动,将修行结合理想生活的常态,有一个较为零碎的修行法门在涌动,这些可以参看太极拳术的内涵,去窥探出一些玄机。

道学修真的这些理论源头,无论金丹文明,还是内家拳术,似乎都在呼唤一个文明重构的新时代。

这些传统道学的归纳过程,虽然有着时代变迁的痕迹,但其所特有的阴阳颠倒的道家文明基因,这些具有中国文明元素的大道文明,将是亘古不变的。

虽然社会的进步与道的淳精神相背离,虽然出现人心不古,物欲横流,腐鼠成金的人性疯狂。但从道学的视角去看,无非回归人性的善持的道法,也应跟着变化而已。

遵照道的准绳去修道,既然呈现为一种复杂化的末法时代,但处理好人心的颠倒成绩,无非就是《道德经》提出的“上德”和“下德”的身份不同,所采用的方式方法,会跟着变化而已。

道生无极:道家的神明之德是大道玄同的文明基石

返璞归真(材料图)

故近古当前的道家修道,曾经在逐渐跟社会的发展对接,逐渐结合日常活动,提出以暇以整的修真,围绕返璞归真的大道情怀,以还大众健康的身心。

元明当前,社会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道法,多给人以拐杖,却不能夺走那些拐杖。这些道法、这些拐杖,让糊涂的修道者执持了一辈子。

我们发现,近古当前的道学家们,有好多是不断在积极经过文明宏道,总是围绕陈旧而簇新的道学体系,不断创新与构建新的法门,以指点人们的修行生活化、社会化。这些道文明均以武术养生,健身气功,内家拳术和丹道的方式出现,在社会上得到了一定的普及与传播。

诚然,一些道术跟当代的气功一样,表现为稍纵即逝,这大抵跟缺乏道学文明根柢的支撑分不开。故完成道学玄同的人文价值,建设利于身心健康的新道学体系,将是内家拳术等道家文明发扬光大的基本保障。

这将对万物与社会的和谐、对生命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都有着积极而健康的时代意义。

道家道教文明,应注重从道学理论方面,去取得内家拳术的认祖归宗。唯有善养气者,方能完成内家拳术升华至“虚灵能德明”的高度。《太极拳论》说修太极的本质,是要“阶及神明”。《拳论》说练拳的本质,是:“固灵根而动心者,武艺也;养灵根而静心者,修道也。”张三丰祖师强调指出:“未闻道者急求师,已闻道者急求药。”

由此看来,无论武者、道者、医者、艺者,都应遵照道学所追求的这个神明之德,即为阴阳颠倒的准绳去修道,才是符合道学的修行。何其中华武术武艺的理论源头与最高境界,却又不在我们的传统道家文明当中呢?

所以,《悟真篇》告诉我们:“休施巧伪为功力,认取他家不死方;壶内旋添延命酒,鼎中收取返魂浆。”才是张三丰祖师所要讲的太极修真的“妙自无生现太极”的修炼正途。

故而,《阴符经》告诉我们:“性有巧拙,可以伏藏。”。要用《道德经》的“我其闷闷”的法则去“求药”,则“不神之神”,将不速之客。

弘扬道家道教文明所独有的集养生、健身、修真于一身,汇科学与宗教于一体的道学,一定会伴随着这个中华文明之魂而普及于世界,绽放出灿烂的花朵。

因此,天地合德,神明自来,是完成修真者形神俱妙,与道合真的基础。而世界玄同的前提,依赖于人类本性的回归,道生无极,才是中华道学求得世界玄同的大道之魂

 

    来自: 伟天英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