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

2017-01-11  事物的发...

爱因斯坦--《我的信仰》 这篇文章,值得背上去每个字

阿尔伯特 · 爱因斯坦(1879—1955),犹太裔理论物理学家,创立了古代物理学的两大支柱之一的「绝对论」,质能方程E = mc2的发现者;因「光电效应定律」,于1921年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爱因斯坦被誉为「古代物理学之父」及20世纪最重要科学家之一,他的科学成就和原创性使得「爱因斯坦」一词成为「天赋」同义词。

1930年夏天,爱因斯坦在卡普思航海和反思期间,试图把他关于本人「人生信仰」的想法清楚地表达出来。于是,他写下了以下文字:

《我的信仰》

What I Believe

我们这些总有一死的人的命运是多么奇特呀!我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只作一个短暂的逗留;目的何在,却无所知,虽然有时自以为对此若有所感。但是,不必沉思,只需从日常生活就可以明白:人是为别人而生活的——首先是为那样一些人,他们的喜悦和健康关系着我们本人的全部幸福;然后是为许多我们所不认识的人,他们的命运经过同情的纽带同我们密切结合在一同。我每天上百次地提示本人:我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都依托着别人(包括生者和死者)的劳动,我必须尽力以异样的分量来报偿我所领受了的和至今还在领受着的东西。我强烈地向往着俭朴的生活,并且时常为发觉本人占用了同胞的过多劳动而难以忍耐。我认为阶级的区分是不合理的,它最后所凭仗的是以暴力为根据。我也置信,简单憨厚的生活,无论在身体上还是在精神上,对每个人都是有益的。

我完全不置信人类会有那种在哲学意义上的自在。每一个人的行为,不只受着外界的强迫,而且还要顺应内心的必然。叔本华说:「人虽然能够做他所想做的,但不能要他所想要的。」这句话从我青年时代起,就对我是一个真正的启示;在我本人和别人生活面临困难的时分,它总是使我们得到安慰,并且永远是宽容的源泉。这种领会可以宽大为怀地减轻那种使人气馁的责任感,也可以防止我们过于严肃地对待本人和别人;它还导致一种特别给幽默以应有地位的人生观。

要清查一个人本人或一切生物生活的意义或目的,从客观的观点看来,我总觉得是愚笨可笑的。可是每个人都有一定的理想,这种理想决定着他的努力和判断的方向。就在这个意义上,我从来不把安逸和吃苦看作是生活目的本身——这种伦理基础,我叫它猪栏的理想。照亮我的道路,并且不断地给我新的勇气去愉快地正视生活的理想,是真、善和美。要是没无情投意合者之间的亲切感情,要不是全神贯注于客观世界——那个在艺术和科学工作领域里永远达不到的对象,那么在我看来,生活就会是空虚的。人们所努力追求的庸俗的目标——财产、虚荣、朴素的生活——我总觉得都是可鄙的。

爱因斯坦--《我的信仰》 这篇文章,值得背上去每个字

授课中的爱因斯坦

我对社会正义和社会责任的强烈感觉,同我显然的对别人和社会直接接触的淡漠,两者总是构成古怪的对照。我真实是一个「孤单的旅客」,我不曾全心全意地属于我的国家,我的家庭,我的朋友,甚至我最接近的亲人;在一切这些关系面前,我总是感觉到有一定距离并且需求保持孤单——而这种感受正与年俱增。人们会清楚地发觉,同别人的互相了解和协调分歧是有限制的,但这不足可惜。这样的人无疑有点得到他的天真无邪和牵肠挂肚的心境;但另一方面,他却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不为别人的意见、习气和判断所左右,并且能够不受诱惑要去把他的内心平衡在这样一些不可靠的基础之上。

爱因斯坦--《我的信仰》 这篇文章,值得背上去每个字

1927年第五届索尔维会议合影,爱因斯坦位于前排正中

我的政管理想是民主主义。让每一个人都作为个人而遭到尊重,而不让任何人成为崇拜的偶像。我本人遭到了人们过分的赞扬和尊崇,这不是由于我本人的过错,也不是由于我本人的功劳,而真实是一种命运的嘲弄。其缘由大概在于人们有一种愿望,想理解我以本人的微薄绵力经过不断的斗争所获得的多数几个观念,而这种愿望有很多人却未能完成。我完全明白,一个组织要完成它的目的,就必须有一个人去考虑,去指挥,并且全面负担起责任来。但是被领导的人不该当遭到压榨,他们必须有可能来选择本人的领袖。在我看来,强迫的民主制度很快就会腐化堕落。由于暴力所招引来的总是一些品德低劣的人,而且我置信,天赋的暴君总是由无赖来承继,这是一条千古不易的规律。就是这个缘故,我总是强烈地反对今天我们在意大利和俄国所见到的那种制度。像欧洲今天所存在的情况,使得民主情势遭到了怀疑,这不能归咎于民主准绳本身,而是由于政府的不波动和选举制度中与个人有关的特征。我置信美国在这方面曾经找到了正确的道路。他们选出了一个任期足够长的总统,他有充分的权利来真正履行他的职责。另一方面,在德国的政治制度中,我所注重的是,它为救济患病或贫困的人作出了比较广泛的规定。在人生的丰富多彩的表演中,我觉得真正可贵的,不是政治上的国家,而是有创造性的、有感情的个人,是人格;只要个人才能创造出高尚的和杰出的东西,而群众本身在思想上总是迟钝的,在感觉上也总是迟钝的。

讲到这里,我想起了群众生活中最坏的一种表现,那就是使我厌恶的军事制度。一个人能够洋洋得意地随着军乐队在四列纵队里行进,单凭这一点就足以使我对他轻视。他所以长了一个大脑,只是出于误解;单单一根脊髓就可满足他的全部需求了。文明国家的这种罪恶的渊薮,该当尽快加以消灭。由命令而产生的英勇行为,毫有意义的暴行,以及在爱国主义名义下一切可恶的胡闹,一切这些都使我感恩戴德!在我看来,和平是多么卑鄙、下流!我宁愿被千刀万剐,也不愿参预这种可憎的勾当。虽然如此,我对人类的评价还是非常高的,我置信,要是人民的健康感情没有被那些经过学校和报纸而起作用的商业利益和政治利益蓄意进行败坏,那么和平这个妖魔早就该绝迹了。

我们所能有的最美好的经验是奥妙的经验。它是坚守在真正艺术和真正科学发源地上的基本感情。谁要是体验不到它,谁要是不再有猎奇心也不再有惊讶的感觉,他就无异于酒囊饭袋,他的眼睛是迷糊不清的。就是这样奥妙的经验——虽然掺杂着恐怖——产生了宗教。我们认识到有某种为我们所不能洞察的东西存在,感觉到那种只能以其最原始的方式为我们感遭到的最深奥的理性和最灿烂的美——正是这种认识和这种情感构成了真正的宗教感情;在这个意义上,而且也只是在这个意义上,我才一个具有深挚的宗教感情的人。我无法想象一个会对本人的创造物加以赏罚的上帝,也无法想象它会有像在我们本人身上所体验到的那样一种意志。我不能也不愿去想象一个人在肉体死亡当前还会继续活着;让那些脆弱的灵魂,由于恐惧或者由于可笑的唯我论,去拿这种思想当宝贝吧!我本人只求满足于生命永久的奥妙,满足于觉察理想世界的神奇的结构,窥见它的一鳞半爪,并且以诚挚的努力去领悟在自然界中显示出来的那个理性的一部分,即便只是其极小的一部分,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此文最后发表在1930年出版的《论坛和世纪》(Forum and century)84卷,193-194页。当时用的标题是「我的信仰」(What I believe)。这里译自《思想和见解》8-11页和《我的世界观》英译本237-242页,许良英、赵中立、张宜三编译,选自商务印书馆《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 爱因斯坦--《我的信仰》 这篇文章,值得背上去每个字
爱因斯坦--《我的信仰》 这篇文章,值得背上去每个字
爱因斯坦--《我的信仰》 这篇文章,值得背上去每个字

--------------------

路虽远,行则将至;

事虽难,做则将成;

道可顿悟,事需渐修!

zzh@chuangzhikeji.com,你的BP,我帮你提给投资人。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发布,不代表今日头条立场。

    来自: 事物的发展规律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