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竖撇捺,别有洞天(米芾横画的一画三折)

2017-01-12  金凤山人

文 | 安祥

二、米芾横画的一画三折

写完“横竖撇捺,别有洞天(横画的惊人之变)”一文后,发现遗漏了米芾横画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的横画一画三折:米芾写横画时分,对于较长的横画会随着上下文和字体的变化出现一波三折的写法。这个这么理解呢?

我们先挑几个带有一画三折的横画来看看。

横竖撇捺,别有洞天(米芾横画的一画三折)

左边区字第一横,顺锋起笔,行笔由粗到细,构成一个夸张的小弧线,收笔顿后反方向回收,引出下一竖画,一波三折,非常清楚。

横竖撇捺,别有洞天(米芾横画的一画三折)

左边可字的第一横,顺锋起笔之后向右上轻挑,出现一个弧度,收笔回收拉回,呈现一波三折的态势。

横竖撇捺,别有洞天(米芾横画的一画三折)

黄字第二长横,逆锋起笔,右行略显弧度,与第一横呈向背态势,收笔回锋引出下一竖。

横竖撇捺,别有洞天(米芾横画的一画三折)

无字的长横,起笔很夸张,右行呈现一段长长的弧度,收笔回锋,也是略出一个小弧度,引出下一笔。

横竖撇捺,别有洞天(米芾横画的一画三折)

区字的最后一横,弧度尽显,一画三折。

可以看到,米芾在起笔、收笔、行笔的过程中,经过对逆入和回收动作的充分夸张,构成起笔和收笔甚至是行笔过程中的曲线效果,可谓是一画三折,成为《蜀素帖》用笔的一大特征

要理解米芾的一画三折,首先要搞清楚两个概念,即笔画笔势。在连续的书写过程中,毛笔时而按下去走纸,构成实体线条,我们称之为笔画;时而提笔在空中行走,并没有落实到笔墨,我们称之为笔势。所以,在进行笔锋的提和按的动作时,起、行、收笔的运转过程中,笔势的运动就有可能在纸上留下一小段线条,这内行书中尤为明显,这就是所谓的牵丝。米芾对长横的处理手腕,就是在这种提按中,经过起、收、笔动作的“无垂不缩,无往不收”的动作,在强调笔势、锋势的基础上,利用坚挺的硬毫笔,完成了一画三折的艺术呈现。

这种一画三折的处理方法,有如京剧唱腔里的一唱三叹,具有有限的艺术魅力,看(听)来令人荡气回肠。但是要写好这一画三折其实并不容易。节拍的把握、外型的婚配、弧度的大小、速度的张力、笔锋的控制等等,都需求书家具有一定的用笔功力,需求美的过度夸张,而不是一味流俗的张扬。米芾强大的书法功底,加上他得晋人法度的艺术涵养,使得他的一画三折线条显得勃勃有活力,耐人寻味。

其实,这种一画三折,也不只仅存在于横画之中,我们将在接上去归纳的其他笔画中再次讨论这种一画三折的用笔景象。

(未续)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发布,不代表今日头条立场。

    来自: 金凤山人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