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2017-01-12  金凤山人

文 | 安祥

点贵于变化,又贵乎有势,顾盼无情,向背得宜。米芾强调点画结束时要回收,其目的是能够连接下一笔,这样下一笔的起笔处自然就有一个逆入的动作,这就是所谓的“逆入回收”,其实强调点画的书写要有连续性,突出的是字的态势

同时,写也是不能脱离整个字的,也就是说,点也是有其生活环境的。米芾的点可谓变化莫测、鬼斧神工。具体讲,可以做如下拆解分析。

独立点

所谓独立点,就是点和其他笔画不相连接,或者就是独立于其它笔画之外。如下面几个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但是,米芾在处理这些点的时分,把点放在不同的部位,或大或小、或方或圆、或平势或侧势、或出锋或藏锋、或顺起藏收、或触锋打点,可谓变化多端,真如卫夫人所讲之:

[点]如高峰坠石,磕磕然实如崩也。(卫夫人《笔阵图》)

翻成白话,大意是说:“点画,(要写得)像高山坠石,磕然有声,如山裂石崩之响。 ” 这是何等的气势啊!所以,书法从点开始,就是和态势不可分离的。高山坠石就是动态的,同时也是多变的,石头有大有小、形状万千变化、力量不断膨胀、速度从快到慢,这些不都是写点的时分,我们需求加以留意的吗?米芾在处理这些独立点的时分,能否想到了卫夫人的这句话呢?

应该说,除了有形还不够,米芾的高明处还在于,他的点还有势、有味。他结合点在字中的地位,虽为独立点,却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忽紧靠下一笔、忽远离下一横,使点成了有生命力的活点,充分展现出其高超的技艺和写法的丰富艺术性。

所以,我本人综合起来理解,写点的时分,可以从三点综合起来把握。

  1. :如大小、长短、方圆、粗细等等;

  2. :如角度、地位、长度、关系;

  3. :前两点做到了,滋味能否自然出来了呢?

横向点

横向点是指一个单字内部有两个以上横向书写的点,如《蜀素帖》中的这几个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州、兴、綵、墨、闲、鱼

米芾写这类横向点,有几个特点:

  1. 强调点和点之间的呼应。也就是说,点和点之间,并不是孤立的。比如,他可能经过一个点的出锋笔势,就和另一个点联系起来了(如州字);也可能随着一个点的态势顺利成章地就接到了另一个点(如綵字、墨字)等等。

  2. 点的形体变化也是多变的。这些点,或大或小、或长或短、或方或圆,可谓各尽其态,绝不单调。他绝不会将两个点写成一样大小、一个形状、一个角度,绝不!

  3. 如果是三点以上连写,米芾也绝不会将这几个点写得等距离,而是让每个点呈现疏密变化、大小变化、长短变化(看看墨字),而绝不会像楷书那样,将这三个点或者四点点写得互相之间是等距离陈列的(如鱼字)。

  4. 以上三点还不够,米芾更是将这些点安排成了左低右高这样的态势,在视觉上添加动感。

  5.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写的每个点,都是法度齐备、姿态饱满的。也就是说,即便是一个小小的点,他都不会马虎放过,而是以高质量的技法加以完成。这就是老米!

纵向点

纵向点是指沿着纵向书写的点的组合。如二点水、三点水等: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米芾处理纵向点时,留意了以下几点:

  1. 连带呼应各点。也就是说,各个点之间也不是孤立无援的,不管是连笔还是断笔,上下点之间都有呼应关系。

  2. 点的笔形进行了大胆地发挥和创造,构成了独特的笔墨言语(如得字的双人旁写成了类似三点水的感觉);

  3. 纵向点还是要和字的其它部件相关联(如冲字的两点水和左边的中,左右搭配,动感极强),所以融合是关键。米芾这一点做得很好!

可以说,米芾的纵向点是独特而高明的。他总是在变化上下足功夫,如呼应、大小、方圆、体势、地位、空间、布白,不一而足。

变构成点

米芾将行书写活了,写神了。这和他的取法、勤奋、天赋等等不有关系。单就变形为点来看,我们就能看出他的才情:一点之内穷变化于笔端

米芾将点的变化发挥到了极致。在他笔下,很多笔画都可以转为点来写。如,横竖撇捺,在他书艺超群的技法下,幻化成多变的点。甚至,“口”字,也可以在他“尚意”的笔锋点化之下,悄然飘起,潇洒而成两点。

变横为点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变竖为点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变撇为点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变捺为点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变口为点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以点代多

更进一步,米芾将点画发挥到极致,他可以将多个笔画用的方式来代替,这不只进步了书写速度,也使得字的外型出现了丰富的变化和新的发展空间。

我们在《集王圣教序》中可能看到过这种“以点代多”的景象。但米芾的“以点代多”似乎更为普遍。如一点代多点,以点代横竖撇捺,也可以一点代替笔画组合。如: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就凭这一“点”,米芾已把我们甩出了多少条街!

光一个点,就给你一个不同的书法世界。我们曾经从中看出了米芾书法技艺的高超!

古人云:

“一点失所,如美人之病一目;一画失所,如懦夫之折一肱。”

可见点的重要了。米芾本人在《自叙帖》中也曾说:“要得笔,谓骨筋、皮肉、脂泽、风神皆全,犹如一佳士也。”可见,他本人对笔画、笔法是何等的高要求。难怪米芾被评为“千年书家”之首,足以见证其书法艺术不朽价值之所在!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发布,不代表今日头条立场。

    来自: 金凤山人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