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挑衅说:八路军能否打一仗给我们看看?刘伯承说:没问题!

2018-07-11  扬眉剑客

1938年3月24日至28日,在山西省沁县小东岭一户绅士家的庭院里,国共双方的高级将领,聚在一起举行了为期4天的作战会议。

八路军方面以最高规格参加这次会议,除了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总政治部主任任弼时、副参谋长左权以外,还有刘伯承徐向前薄一波、朱瑞、李达等战将。

国民党中央军、晋绥军的与会人数大大超过了八路军,都是军、师一级的将领。他们当中,有第三军军长曾万钟、第七军军长高桂滋、第十四军军长李默庵、第三十八军军长赵寿山、第四十七军军长李家钰骑兵第四师师长王奇峰、第九十四师师长朱怀冰等30余人。

主持会议的朱德介绍了当前日军兵分九路,大举向中央军、晋绥军和八路军进逼的情况。彭德怀、左权等先后发言,畅谈需要将运动战与游击战结合起来的破敌之策。国民党众将却对游击战特别感兴趣,并请刘伯承分享了游击战的经验。

刘伯承的语气一直很平和,神态上并无一点炫耀之意,令大多数听者倍感真挚,心悦诚服。然而,也有人心中另有看法。国民党第九十四师师长朱怀冰摆出一副城府很深的样子,说道:“伯承将军不愧是游击高手,兄弟我一直在洗耳恭听。只是方才你所讲的那些我们不曾亲眼看见,如果伯承将军能打一仗给我们看看,兄弟就心服口服了。”

朱怀冰这番带有挑衅意味的话,刘伯承一听就知道他不怀好意,心头涌上一股怒气,然而并未流露出来。他用目光与朱德、彭德怀等人稍作交流之后,平静地作答:“没问题,这几天就可以实现!具体的时间和地点我与朱、彭两位老总商榷一下,马上告诉大家。”

朱德和彭德怀听到他这么表态,都轻轻点了点头。当朱德看到朱怀冰和另外几位国民党将领面露迟疑之色时,便补充道:“诸位将军如果有兴趣,欢迎一道观战,我们会自始至终陪同的。”众人当即表示愿意同往。

在与朱、彭、左、徐等人稍事商量并达成共识后,刘伯承对国军众将说道:“诸位将军,具体时间定在31日,请诸位上午9时进入观看方位,我军11时开始行动,中午就可以吃到日本人送来的午餐了!”

众人吃过午饭,刘伯承为了准备友军的观战,同徐向前、李达提前离开小东岭。他们骑马回到一二九师师部驻地,天已黑了。

刘伯承顾不上吃饭,对邓政委讲了朱怀冰开会时“将军”一事,说道:“总部同意我们打这一仗,朱总司令一再嘱咐,打好这一仗能够起到一箭双雕的作用。一是给友军做一个打游击战的榜样,二是打乱日军进攻潼关、西安,威胁陕甘宁边区的计划。”

邓政委手上拿着烟头,“咝咝”地吸气,说道:“朱怀冰提出观战,那是城隍娘娘害喜——怀的是鬼胎!”待众人笑过,他又说:“要是这一仗没打好,他们就要看我们的笑话,说八路军不过尔尔。”

“没错,就是这样,所以这一仗不可小觑。”刘伯承连连点头:“这样吧,晚上大家好好计划一下,谈不上万全之策,也要拿出一个尽可以稳妥的计划。”

3月31日上午9时,按照八路军一二师师部的通知,八路军总部由朱德、彭德怀、左权三人陪同,国民党将领30余人,从黎城来到涉县境内东阳关不远的响堂铺,进行实战观摩。李达安排这些将领的观战位置,坐落在离战场一千米左右的杨家山山顶,站在这里不用望远镜也能看清公路上的情况。为稳妥起见,李达派一个班在山顶挖好一条齐胸深的壕沟。

这些特意前来观点的国民党将领,此时的心情是复杂而微妙的。堂堂几百万国军,武器装备比八路军精良得多,在抗日正面战场上却连吃败仗,到头来必须向只有步枪草鞋的八路军学习。对于这些手握兵权的军长师长来说,其心理承受无疑是沉重的,这导致他们观战时都有些拘谨甚至紧张。

10点半左右,从东阳关方向隐隐地传来汽车的马达声,不到10分钟,山下的公路上出现了一辆辆汽车。朱怀冰有些惊讶地压低嗓音叫起来:“哎呀,鬼子真的来了,要是他们冲上来怎么办?炮弹打过来怎么办?”

朱怀冰的话,引起了许多国军将领的反感,没有人与之搭腔,使他明显感到一种难堪。

善解人意的刘伯承打圆场了;“朱师长别慌,鬼子冲不到这儿,不等他们架炮,八路军就叫他们上西天了。”

“是吗,这就好。啊,快看,鬼子停下来了!”朱怀冰用手指向山下。

众将领看得清楚了,日军的车队停止了行驶,从前面的吉普车下来两个军官,各用望远镜向四周望了六七分钟,又商议了一会儿,才向后面的车队挥手。

日军吉普车的后面,连着一长串的汽车,有的人数着车辆数,数到了150辆,还没有过完。

就在朱怀冰盯着山下嘀咕着“怎么还不开火”的当儿,空中升起三颗浅红色信号弹,那弯弧的弹道还没有消失,就听见一片震耳欲聋的巨响,构成这巨响的是数不清的步枪、机关枪的射击和迫击炮的轰鸣。犹如地震中的地面陷沉,公路上的日军车队很快地瘫软下来。

大约四五分钟之后,随着一阵阵军号响起,从两边的山梁、山沟,跃出成群的伏兵,直扑那些停下来的汽车,伴随着一股股火光、烟柱的升腾,公路上渐渐地模糊了,看不清具体的战斗情形。只听见一片嘈杂的杀声与枪炮声交织在一起。

只过了几分钟,观战的国军將领们看见公路上处处火光冲天,黑烟弥漫,不用说,这是日军的车队彻底完蛋。

当手表指针临近11时,徐向前和几个参谋跃马驰上杨家山顶端,跳下马向刘伯承报告战况:“报告师长,我们总共歼灭鬼子420人,烧毁汽车200辆,缴获各种枪支400多支、大炮7门,活捉鬼子13人,其余的战利品正在清理。”

“嗯,部队的伤亡大不大?”刘伯承一面颔首一面发问。

“我们的伤亡加起来不到1个排。”

“好,我再向总司令报告。”

“要得,我知道了。”朱德对刘伯承满意地点头,随即向国军将领们一摆手,“我们下山去看看吧!”

朱德彭德怀陪同着多名国军将领,来到不久前还是战场的公路上。只见到处是被烧毁的汽车,很多车底下有鬼子兵的尸体,各式军用物资散落在地上,八路军战士正在打扫战场。

看到这种情形,这些军长、师长们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惊喜,包括朱怀冰在内,谁也不再怀疑徐向前报告的战果了。

晌午时分,观战的国军将领们吃着由叭路军战士抬来的午饭,果然有花花绿绿的各种罐头,包括富士牌香烟。

徐向前对众将领说:“这些都是刚才缴获的,大家别客气,不够的再拿。”听了这话,国军将领们才明白刘伯承在小东岭说的“叫日本人送来午餐”并非虚言。

赵寿山喝完一听牛奶,喟叹一声,面对刘伯承道,“伯承兄,今天有幸大开眼界,你们的游击战术的确了不起!”他略作停顿,激动地说下去,“小时候看过卖米粮的,一小块一小块地敲,走了几个村庄,就敲完了一大块米糖。都像你们这样积少成多地消灭敌人,抗战何愁不能胜利!”

赵寿山的话,中肯朴实,也许代表了多数国军将领的心声,众人都不自禁地点头。

一向言语不多的曾万钟,竟然若有所悟地说道:“今天,感谢伯承将军给我们上了一课!”

刘伯承闻言马上接话:“曾军长过奖了!我们是为着切磋抗日战略大计,才不揣鄙陋搞了这次实战,不足之处还望诸位多多指正。”

“不,我们谈不上指点,是来观摩的,真是观摩一场战,胜读三年书呀!”曾万钟坚持说。

    猜你喜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