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艺坛,和齐白石齐名,自称“粪翁”、用意深刻,晚年自称“夔”

2018-07-11  爱拍北京

在20世纪中国书坛,出现了一批大师级艺术家。他们,或精通书法绘画、名震一方,或才艺绝伦、阅历丰富,他们以自己独立的个性、精妙的作品,诠释了一代代艺术家应具备的精神面貌和不朽的艺术趣味,成就一个艺术家的高峰时期。

艺术家的素养和个性,是他们之所以成为大师级人物的基本条件。

不论是普通人或历史名人,每个人都应有个性,书法艺术家,更应如此。不用说齐白石那样,经历坎坷、情感丰富的大师(艺术巨匠),就是郭沫若、徐悲鸿、梅兰芳也有许多因性格导致的故事!

也正是因为个性,本文所叙述的这位主人公更丰富了他的艺术人生。

他就是邓散木,在艺坛上曾和齐白石并称(有“北齐南邓”之称),短短65个春秋,却用自己的作品和言行诠释了一个丰富性格的大师级艺术名家形象。他的故事很多,我们今天围绕他的字号,来稍稍了解一下,就可理解他的有趣之处。

邓散木原名士杰、菊初,别号芦中人、无恙。又自号“粪翁”,称自己的居室为“厕简楼”,晚年称“一足”。但世人了解最多的还是他“邓散木”的大名,对于他自己使用较多的名号——粪翁,世人还缺乏了解。

毕竟,“粪”这个略显粗俗的名词不是一些高雅人士口中的常用语,在普通老百姓口中,也是难得使用的词儿。

但他就敢用!

虽说,邓散木成长的年代讲求个性,但从其一生履历而言,其并非是善于表现自我的人。

他给自己取的这些笔名、字号,无非是为了展示对生活、时局的一些态度。在晚年,他给自己取的号,就更有些戏谑的味道了。

最初,在既有名号之后,邓散木自号“钝铁”。这和他当时喜欢操刀制印关系很大,钝铁大约就是钝刀的意思,用钝刀刻印自然不快,这是他对自己的谦称。

20岁前后的他,面对辈出的大师们,时常谦虚,自然是很好的态度,但稍微年长些,看到艺坛忽然冒出许多带“铁”的艺人,难免心生厌弃之情。

于是,他以“人取我弃,人弃我取”的态度,干脆给自己起名“粪翁”,他住的居室改名“厕简楼”,这一改,再也没人,跟从他了。

这一改,粪翁的名号,从此在艺术历史上留下了独特的印记。

当然,邓散木改名号的原因,也有其他方面的考量。

据研究过邓散木生平的人士分析,他之所以改名号,也有对现实不乐意的态度。据称,他最初追随逸仙先生,甚有为政抱负,但,从1927年开始,他对现实的态度由失望变绝望,文从沈梦认为他遂自改名号为“粪翁”,表示要同污秽的世风战斗的决心……

从这里看,这“粪”其实是一个动词,就是“扫除”之意。扫除污秽的老翁,有何低贱呢?

对于邓散木而言,他这个名号,还有视金钱、权贵如粪土之意。

一则流传很广的故事,成了他个性名号的注脚。

据传,当时一名高官,仰慕邓散木的书法,托中间人送巨资请他为亡母写碑文,只是请求他别题“粪”字。邓散木愤怒地回答道:你是讨厌我的名字吗?名字好听的人天下很多,你为什么找我题字呢?我就是饿肚子,也不会改名的,这单生意我不接了!

好端端的一个生意,就被他搞丢了!

这就是艺术家的性格,这也是艺术家的个性!当代书坛谁人能比得上?

“粪翁”这个名号,他用了不少年,在许多作品上都能看到相关题名。与此同时,“厕简楼”,也上了许多字面。

你们爱说就怎么说,我就是不改。

但是,他并不执拗,在听取了一位老诗人金鹤望的意见之后,他,开始使用“邓散木”的名字,这也成了世人对他了解最深的一个名字。

1960年,因动脉硬化,邓散木被截去左腿。

不良于行的他,人生的最后几年应当是十分辛苦的,重病缠身加残疾,这对于每个人都是艰难的。但邓散木却又是乐观,开朗的。

他给自己取名号“一足”或自称“夔”。夔,神话传说中仅有一个腿的神兽。

邓散木还写诗自嘲道:腿乎腿乎,别矣汝勿忧,汝存我命危,汝去我命留。我命留,犹得为社会建设备一筹!

三年后,大师邓散木辞世。他创作的数以千计的书法作品流传了下来,他的个性和往事,还在关心文化艺术的人中口耳相传着!

    猜你喜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