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随意吸烟者”齐声说:不

2018-07-12  云中公子

  解脱

  臧强

  “李华”是谁,国内公共场所无烟诉讼第一案之原告(化名)。引发广泛关注一年后,6月25日,此案尘埃落定:涉事列车被判取消吸烟区。李华胜诉。 

  这倒令笔者油然想起一个月前的西藏行。进藏如梦,“一生一次”,说的是交通忒不便,更有强高原反应。为减低“高反”,笔者选择了火车卧铺往返,未料竟遭遇“二手烟”,即使是车过格尔木,全列车开始弥漫性供氧,在过道处仍有人吸烟,且无人过问! 

  便有了笔者与列车员的一番对话。 

  齐:你这车厢两端都张贴着“乘车安全须知”,“禁止在列车各部位吸烟”写得清清爽爽啊,怎么…… 

  列:嗯,烟民这么多,坐车时间长,都忍不住啊…… 

  齐:一过格尔木,车上充氧,让抽烟不危险么? 

  刚过完烟瘾的一男人楞装大瓣蒜,大咧咧地插嘴说:没事儿,这是“公益性”的,含氧量特低…… 

  河北女大学生李华在2017年6月9日,同样一路遭逢“二手烟、三手烟”之害。她从京华去天津旅游,为了有好的乘车环境,特选了有空调的软卧车厢。不料,在软卧仍闻到了浓浓的烟味。K1301次列车的车厢连接处设置了吸烟区并放置了烟具,多名喷云吐雾者中,竟有列车工作人员!多处投诉无果,李华告上法庭,要求在相关列车上拆除烟具,取消吸烟区。当事的哈尔滨铁路方辩称“我国有3亿多吸烟者,长途列车禁烟对吸烟旅客来说是痛苦的过程。”对这所谓“民情”,不必以“我国有超过7亿人暴露在二手烟下,每年有100万人死于和烟草有关的疾病。二手烟对妇女儿童伤害尤甚!”这样更大的“民情”以正视听,也不用再罗列“旅客身体健康不受侵害的权利应高于吸烟者的吸烟权益”之“道理”,让人们提高“法律站位”。历数一下吧,禁烟20多年来,总共开出过多少张罚单?即使是在宣称实行“史上最严戒烟令”之北上广深,芸芸瘾君子又是多么随便地信手开抽?

  故此,在华夏打响污染防治攻坚战之今日,李华胜诉,无疑具有一个里程碑式的意义:铁路全面禁烟可由此迈出一大步,借此促使全国“绿皮车”取消吸烟区,实行全面禁烟。笔者于盛赞的同时,还有深一层的考量:

  像李华与笔者所遇,其实在华夏各地可谓林林总总、司空见惯,有对既有规章“随意解读”,又美其名曰“人性化管理”的“绿皮车”;有越是车潮汹涌时越“随意”闯红灯、变道、加塞,你不让就发飙的“路怒族”;养犬人中多少随便擅养大型犬、遛宠物时既不拴绳又不收拾粪便者,高楼业主多少随便抛物,伤路人伤驻车者……这些公共场所“随意、随便”发生、长期存在的缺公德甚至违法、违规现象,芸芸众生实在是熟视无睹了!

  随意:指任情适意,凭着自己的意愿,随心所欲。随便:指不加任何限制,不受拘束。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不能经济上“红光满面”、物质上“大腹便便”,社会公德反而瘦骨嶙峋!是对这触目可见之“随意、随便”予以社会共同关注、各界出手的时候了。那么,与公共场所种种违规、缺德现象作斗争,绝不能让女大学生李华“一个人在战斗”,面对公共场所的种种“随意、随便”之举,都需要相逢者勇敢地“出手灭烟”,李华,我们的好榜样

    猜你喜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