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真族”之任老倔

2018-07-12  云中公子

 近日“闭关”“充电”,拜读先贤杂文名篇。胡适先生91年前有“雄文”直斥“差不多先生”——整个社会从处事不认真到处世不认真,许许多多的人就在“差不多”的圈套里度过一生。掩卷而思,胡适先生担心差不多先生多多,中国从此就成为一个懒人国了。未料,那历史的阴影并未消退,信息之洪流确乎“造就”了不少思想之懒人;更蝎虎的是,与“差不多先生”适成对照的“顶真先生”们在今朝依然“凤毛麟角”,且虽愤世嫉俗,又无可奈何。 

  笔者一病友老任,就是此等人物。东北女人多“刀子嘴”,这位“较真”如犟牛一般的倔人倔事,便从任妻之“刀子嘴”不断涌出 

  —— 

  任老倔(任妻开口就叫,全病房的人早知道)从部队团级转业,到一部二局三公司辽宁分公司办公室任副处级管理员。人到五旬,转业安排上佳,不出“大格”,可以平稳过渡为副主任,然后顺风顺水到退休。然而,因为他颧骨倔强地高耸,属于不折不扣

  的“顶真族”,一下子,他把锦绣前程给“演”砸了。 

  何谓“顶真族”?“顶真儿”,北方民间常用、做针线活儿时戴在中手指上的金属箍,上面布满小坑用来顶针尾,以免伤手,且顶住不退后,一毫不动。成族了,则通常是指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执著态度和行为。理解者为之感染,不理解者目之为怪诞,不近人情嘛。 

  据说,颧骨高是满族人重要的特征之一,老倔不是满人,他生于山东还是河北?反正是一个叫倔县耿家庄的地界。不过,高颧骨却也活画出他的倔。 

  就说他刚上任那天,赶上飞降好大雪!晨起,市里下令:雪晴就是命令!全体市民上街除雪。他楼上楼下张罗,员工们执锹拿扫帚,上街,各单位都有分担区。可他回头一看,领导在窗后观看呢,遂上楼去请。 

  领导一愣,继而懵圈了——从没碰到过这“待遇”啊…… 

  老倔“据理力争”:这是全市的除雪令,

  没有副处级以下含副处级的限定啊!主任、书记、副主任、副书记,哪位领导也不好免吧?

  领导实在不耐烦了:我一会儿要出去办事(颇不悦地瞪他一眼)……老倔脸黑了,领导的脸更黑了。 

  脸更黑了的领导,立马发现:这老小子够有“尿(个)性”啊,倔得标新立异,犟得针插不进呢! 

  怎么讲?全公司只有他称同志,不称官衔!无论主任、书记,哪怕是来视察工作的总经理、市领导者,一律脆生生地“某某同志”……再有,单位开大会,领导坐前面,很自觉地掏烟点烟,未曾开口先吐一团烟雾“清场”。老倔倒好,拿起“会议室请勿吸烟”的牌子冲领导不停地比划。 

  领导气恼恼地掐灭了烟头,心中却风起云涌:你倔得挺驴呀?有钢?好啊,收发室人病了,不是归你办公室管么?老倔你不是好“顶针”么?先顶上吧。打发这堂堂的管理员看收发室去了。 

  坐在收发室,老倔并未气馁。有事来找姐夫帮忙的妻妹发现了问题,晚上与姐姐一块儿“帮助”姐夫:你被“穿小鞋”了知道不?为妻的大火:别跟他说“含蓄”的,他不懂!你在部队的老毛病又犯了?这是地方,你不但不“维护”领导,反而还钻牛角尖、抗上?老倔牢记新时代男人箴言,“多吃菜,少喝酒,听媳妇的话,跟党走”,他貌似憨憨一笑,话里一点不弱:我脚硬不怕鞋小,啥叫钻牛角尖?我从来就是眼里不揉沙子——坚守原则…… 

  平常的日子波澜不惊。老倔妻不跟老倔“一般见识”,背着老倔找到他领导,好一番“解疑释惑”:念书时,他也是“下臭棋,读破书,瞎写诗,乱画画,拼命抽香烟,死活不起床,快活得一塌糊涂斋”。这不,当了三十年兵,把他当傻了,倒成了典型的“顶真”——耿介分子。请领导“大人不记小人过”。巧了,领导一次酒桌上遇上老倔的同乡,酒话里得知不少实情:俺那犟县哪,天下河水向东流,俺那大倔河偏偏往西流!这地就出犟种,老倔就这脾性,人是老实人……领导大度地叹了口气,行吧,看看他那办公室老主任也快“到点”了…… 

  眼见老倔也熬出头了。谁料,这天,单位有老人儿来上访。问领导,谁都推说不知道。老倔可好,眼见来访者霜痕压皱纹密如核桃壳,眼眶都湿了,不但实话实说:在呢,还带着那老者倔强地敲开了领导的门…… 

  前几天,有人建议,老倔应该回楼上了……领导脸又黑了,什么叫应该呀?干得多稳当啊,全公司都放心,解决了“后顾之忧”,就得他顶啊…… 

  这一回,倒把“无可奈何花落去”的老倔给“解脱”——整住院了。在这心脏二科的病房里,他还不断地嘀咕:毛主席1957年11月17日,在莫斯科大学面对数千名中国留苏学生和实习生,提出了“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的至理名言。这世界容不得“认真”二字了么?抑或是我未老先朽,应该提前退休了?读者诸君,你们觉得老倔“冤”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