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与道教、佛、儒、仙之异同!

2018-07-12   平凡的...



一、道家与道教之异同

    

提及儒释道三教,凡是中国读书人都能领会。在昔明清之际,曾有倡为三教一家之说者。盖以道的本体而论,三教原无分别。若依事实而论,则不可混为一谈。中国自轩辕黄帝而后,经过许多朝代,直到周朝李老子,皆属于道家一派。其学说是有系统的。用于外,可以治国齐家;用于内,可以修身养性。古时读书人,皆能运用此学说以处世。在位则帝王将相不以为荣,在野则陋巷布衣不以为辱,所谓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无往而不自在,无时而不安乐。这个就叫做道学。汉时的张良,三国时的孔明,亦是此道中人物。

    

至于寇谦之之科诫符箓,张天师之正一派五雷法,邱长春之全真派经忏斋蘸祈祷等类,这些都叫做道教。虽各派之中,也有修养的方法,但其宗旨与作用,比较古代的道家,完全不同。学者须要认识清楚,不可张冠李戴。


二、道家与佛家之异同

    

道家是中国古来所独有的,佛教是汉朝由印度传到中国来的。在历史上根本就不相同。魏晋六期时代,士大夫崇尚清谈,翻释佛书者,不觉将老庄一部份之玄义,混融于佛教经典之内。故佛说与道家言偶有可以相通处,唐时佛学家,尝以八卦之理,解释佛教《华严经》,因此可知道通于佛。

    

近代学者,又以内典之理,解释《庄子·齐物论》,因此可知佛即是道。愚见认为佛家与道家,在理论源头上,本无不同;其所以不同者,乃在下手修炼的方法。道家工夫,初下手时,与肉体有密切之关系;佛家工夫,专讲明心见性,不注意肉体上之变化,遂令人无从捉摸。

    

印度本有小乘坐禅法,亦颇注意身内之景象,并不限定日期,证某种果位,获某种神通。无奈中国佛教徒专喜空谈,不肯拼苦用功实行修炼,故大乘之说最为投机,而小乘工夫无人过问矣。


三、道家与儒家之异同

    

儒家学说,出于孔子。孔子以前,止有道家而无儒家。孔子当时曾受教于老聃,又自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可知儒家亦发源于道家。至于儒道二家学说异同,前人议论,甚为详尽,今日不必赘言。读者须知:儒家缺点,就是把人事看得太重,毕世讲究做人的方法,没有了期。设若一旦我们感觉人生若梦,人寿短促,人之能力薄弱,人之范围窄狭,生不愿意做人,死不愿意做鬼。既不欲为肉体所构,又不甘偕肉体同归于尽。是必求超人之学术,然后才能达到我们之目的。此等超人学术求之儒家,颇不易得,当年孔子赞《易》,亦深悉此中玄妙。但是他对于门弟子不肯显言,除颜曾而外,得传者甚少。因此后来儒家仅知世间法,而不知出世法。止有山林隐逸之士,如陈希夷邵康节辈,尚私相授受耳,黄元吉先生所传之道,就是此一派。


四、道家与神仙家之异同

    

出家人光头无发者,名为和尚,头上蓄发挽髻者,名为道士。凡有眼看,皆能分别。若一问及彼等修行方法其不同之处何在?非但普通人不能回答,即彼和尚道士自己,亦莫明其妙。吾尝见和尚庵中供吕祖像,道士观中供如来像,又尝见某老僧精神矍铄,问其坐功,乃邱祖小周天口诀。某老道化缘,口中声声念的乃是无量佛。出家人尚且如此,何怪一般在家人认识不清?遇见吃斋诵经拜偶像者,不管他是佛是道,是出家,是居俗,总而言之,送他一个修行人的雅号。至于修些什么,行些什么,现在的效验如何?将来的成就如何?都不愿去研究。

    

当今之世,论及佛道之异同,已属多事。若再提起学道与学仙之分别,更觉曲高和寡,知音者稀。虽然吾人求学,当以真理为依归,不可随世俗相浮沉。况且此等学问,本是对上智之人说法,不是拿来普渡一般庸愚之士?因为此事非普通人所能胜任,试观历史传记,每一个时代,数百年间,修行人何止千万?结果仅有少数人成就,可以想见此事之困苦艰难,谈何容易。读者诸君若有大志者。不妨先下一番研究工夫。把这条路认识清楚,然后再讲实行的方法,幸勿河汉斯言。

    

古时道家与神仙家,本截然两事。在《汉书》中,道家列为九流之一,神仙列为方技之一。何谓九流?曰道家、曰儒家、曰阴阳家、曰法家、曰名家、曰墨家、曰纵横家、曰杂家、曰农家,共为九家。后世俗语,有谓九流三教者。三教人人皆知,九流则知者甚少,其实即发源于此。何谓方技?曰医经、曰经方、曰房中、曰神仙,共分四种。考其类别之意,九流大都关于治术。方技则偏重于养生。治术是对人的,养生是为己的。其宗旨自不同也。

    

老子为道家之祖。凡讲道无有过于老子者。一部《道德经》中,有讲天道的,有讲人道的,有讲王道的,皆是杂记古圣哲之精义微言,并非专指某事某物而作此说。至其最上一层、乃是讲道之本体。其言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其意盖谓道是宇宙万物之根源,无名无形,绝对不二,圆满普遍,万古常存。所谓修道者,就是修这个道,读者须要认识清楚。

    

今再论仙字的解释。仙字又可以写作僊,《字书》谓人年老而不死者曰仙。仙者迁也,谓迁入山中也。古代传记,凡记载神仙历史者,其末后一句,大半是入山不知所终,决不似普通人老死于牖下。至于学道者则不然,《论语》曰:“朝闻道,夕死可矣。”《中庸》曰:“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又日:“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易经》曰:“一阴一阳之谓道。”据此可知学道不必定要长生不死。止求能闻道悟道证道,虽死无妨,不必一定要入山苦炼。虽伦常日用之间,何处非道之所在,所患者人不能参透阴阳之消息耳。故凡种种奇怪骇俗之事,皆学仙者所必有,而为学道者所厌闻。其不同如此。

    

再者:学道与学仙,前人意见,常有冲突处。唐白居易诗云:“皇皇道祖五千言,不言药,不言仙,不言白日升青天。”此盖据老子之说以谤仙也。又抱朴子云:“五千言虽出老子,然皆泛论较略耳。其中了不肯首尾全举其事。至于文子庄子关令尹喜之徒,虽祖述黄老,但永无至言。或复以存活为徭役,以殂殁为休息,其去神仙已千亿里矣,岂足耽玩哉?”此又据神仙之说,以谤道也。

    

历代以来,如此类者,数不胜数,皆是己而非人,党同而伐异,其实皆搔不著痒处,亦犹之乎佛教中性宗与相宗对立,净土与参禅互讦,徒费唇舌而已。至于后世之性相融通,禅净双修等法门。若可以调和于二者之间矣。然不免骑墙之诮。道之与仙,亦犹是也。


人生斯世,资质本至不齐,境遇又不一律。能学佛者,未必能学道,能学道者,未必能学仙。此言其人之才力有胜任与不胜任之分。凡好学佛者,未必好道;好道者,未必好仙。此言其人之性情有相近与不相近之别,既不能舍己以从人,又何能强人以就我?只要大体无差,不妨各行其是,毋庸彼此互相攻击,徒见其器量之小耳。 
    

    猜你喜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