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计较于<BR/> 一笔一画

2019-01-11  打豆坳下T...

    伍剑作品“局部”

    伍剑

    追求高古朴茂,拙中藏巧,平中见奇,一直是我创作的基本思路。由于长期根植于两汉六朝,线性语言倾向于碑学体系,经过持续打磨沉淀,我在隶书、楷书中一直关注古厚而奇逸,绵密而空灵的表达方式。 

    选取合适的取法路径,是成为一个有思考、有辨识度的书法作者的关键。在隶书作支撑的同时,我将眼光投入到北齐、魏晋的碑版墓志,将字法和笔法进行丰富和取舍,以篆入隶,以隶入楷,兼顾朴实与生动,格调显然有所提升。但是融入孰多孰少,在两者之间靠近甲还是乙,其中气息和情趣的把握,还可以作更多尝试。 

    窃以为,书写中不斤斤计较于一笔一画,力争体现出大气散淡的胸襟。不作乖张粉饰,清甜可人,独喜一种古拙与率真,或许也能看取别样风景。 

    喜欢黄庭坚的《山谷题跋》,有些章节读来不禁击节叫好——

    王荆公书字,得古人法,出于杨虚白。虚白自书诗云:“浮世百年今过半,较他蘧瑗十年迟”。荆公此二帖近之。往时李西台喜学书,题少师大字壁后云:“枯杉倒桧霜天老,松烟麝煤阴雨寒。我亦生来有书癖,一回入寺一回看。西台真能赏音。今金陵定林寺壁,荆公书数百字,未见赏音者。”

    东坡居士极不惜书,然不可乞。有乞书者,正色诘责之,或终不与一字。元祐中锁试礼部,每来见过,案上纸不择精粗,书遍乃已。性喜酒,然不能四五龠(yuè)已烂醉,不辞谢而就卧,鼻鼾如雷。少焉苏醒,落笔如风雨,虽谑弄皆有义味,真神仙中人,此岂与今世翰墨之士争衡哉! 

    东坡简札字形温润,无一点俗气。今世号能书者数家,虽规模古人,自有长处,至于天然自工,笔圆而韵胜,所谓兼四子之有以易之,不与也。  

    ……

    读《山谷题跋》,不仅妙趣横生,更受益匪浅。

    黄庭坚善行草书,学问文章与苏轼并称,其题跋文字是中国古典艺术理论重要著作,理论价值和赏鉴价值兼具。《山谷题跋》是黄庭坚书画题跋作品的结集,由晚明有名藏书家、出版家毛晋编定,共九卷,完整反映了黄庭坚的艺术见解,对于认识了解中国古代审美意识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