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我想感谢,可连他们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一位新冠肺炎治愈者的遗憾 - 社会

“我想感谢,可连他们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一位新冠肺炎治愈者的遗憾 - 社会

来源:文摘精选 编辑:admin 时间:2020-10-26 17:48

“我想感谢,可连他们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一位新冠肺炎治愈者的遗憾

陈强(化名)的感谢信。

“我想感谢,可连他们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一位新冠肺炎治愈者的遗憾

陈强(化名)出院现场。(本组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一个人坐在客厅沉思的时候,新冠肺炎治愈者陈强(化名)常会挠头:“救治我的人,到底叫什么名字呢?当时怎么就没看清楚……他们都穿着防护服,也看不到长什么样子。”

作为重庆的第一批新冠肺炎治愈者,这几天,陈强的生活似乎已经回归了正常:每天呆在家里看电视,与远在忠县的妻子和儿子通电话,聊微信,遵守三天一次出门购物的规章……只不过他还不时接到医生的回访电话,叮嘱他如果感到身体有异常,要及时报告。

这个春节,让他毕生难忘。

回归生活的治愈者

2月10日上午10点,记者在渝北黄泥塝某小区的中庭,见到了陈强(化名)。他身体很壮实,穿着深色的外套和裤子,头发有些许油腻。

陈强是在2月6日下午出院的。由于他在确诊时,小区里的居民就知道了此事,因此他治愈回到小区后,很低调,严守着三天一次出门购物的规定,平时都把自己关在家里。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妻子和儿子每天都会和他在微信上视频聊天,不会让他一个人觉得孤独。而更让他感到高兴的是,曾与他接触过的家人、朋友和同事,目前都未出现异常状况,已经度过了14天的观察期。

在接受记者采访后,陈强慢步走回自己所在的居民楼,似乎就像平常在楼下散步回家一样。

汉口返渝8天后发病

39岁的陈强是忠县人,他在主城区开了一家小公司,业务是工程测绘,妻子也在主城区上班,11岁的儿子正在上小学五年级。

由于平时要经常出差跑业务,今年1月10日,他从湖北汉口返回重庆。1月18日,他在家出现了病状:“头痛,全身无力……”虽然当时他也知道在武汉发生的新冠肺炎疫情,但他从没想到过自己也会染上。“看到当时的媒体报道,感觉这病好像不是很严重。”

从1月18日开始,陈强的病情开始加重,妻子在家照料他,儿子也和他有密切接触。到1月20日时,陈强出现了发烧症状,最严重的时候高烧到38度。而那时他还以为自己可能是因为前段时间工作太劳累,冬天没有注意保暖,得了感冒。为了不将“感冒”传染给儿子,陈强在晚上睡觉时,戴上了口罩。

到1月22日时,陈强感觉自己的病没法再拖下去了,于是当天上午10点来到陆军第958医院的发热门诊就诊。医生在详细了解陈强的病情后,将他带至隔离病房,并对他进行了更详细的检查。当天,陈强没能回家。

1月23日晚上,妻子给他打来电话,说刚才江北区疾控中心通知她,陈强的检测结果“呈阳性”。电话中,妻子的语气有些沮丧,更多的是担心。陈强也安慰了妻子几句,告诉她自己现在的状况还不错,也没有发烧了。1月24日早上,妻子再次给陈强打来电话,说重庆市疾控中心的检测结果还是“阳性”。

陈强告诉记者,当时他的心情很复杂:“虽然说没有到‘绝望’的程度,但我非常担心我的儿子,因为那段时间里,他是和我接触最密切的人!”

他想去看医生的名牌

在陆军第958医院的隔离病房里,陈强是唯一的确诊者,但由于他的病症情况不严重,所以还是每天能通过手机,和妻儿或朋友聊天、视频通话。他每天两次打电话给已经回忠县老家的妻子,询问儿子的情况,让他们注意在家的隔离。

“医护人员对我很关心,不时还和我聊天,说我身体好,病状也轻,肯定能挺过去……”陈强说,照顾他的医护人员很细心,他非常感动,当时就想,自己康复过后一定要来感谢他们。可到时候找谁感谢呢?“他们都穿着隔离服,连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

于是,陈强开始留意医护人员身上的名牌。“好像他们衣服的牌子上写着名字!”但每次医护人员在病房待的时间都不长,“而且他们走来走去很忙,时不时转身,根本就看不清楚牌子上的字,好像有姓王的,有姓……”结果陈强连一个名字都没记下来。

1月26日,陈强被转到了公卫中心的隔离病房中。在那里,他还是每天保持和妻子儿子通话、微信聊天,时刻了解家人的情况。

2月4日,有医生告诉陈强,他可能最近就能出院了。当时,陈强的身体状况已经基本正常,“在住院期间最高烧到过38.8度,后来一天天的好转了。”他把这个情况告诉给了妻子,妻子和儿子已在忠县的老家居家隔离了10多天,也快结束14天的观察期了。

2月6日上午,医生对陈强说,下午他就可以出院了。其实当时陈强也还没做好准备,他赶紧通知堂弟给他去买新的衣服,送到医院来。

回家后,陈强立即就到超市去买了900多元的食物和生活用品,准备自我隔离。

难忘的“最无聊”春节

以往的春节,无论陈强多忙,他都会抽空和妻子孩子一起回忠县老家,与老家的亲戚们一起团聚。而今年的春节,对于陈强来说无疑是“最无聊”的。但这个春节他所经历的,却让他毕生难忘。“外面的人,还有网上的人都说这病有多可怕,多可怕……我得过,又好了。这样的经历,恐怕今后不会再有了。”

陈强说,只要按照政府的相关规定,该居家隔离的隔离,该上报的上报,有病情早点就医,这场疫情应该就会很快的过去。而这场难忘的经历,也让他知道,“为了让我们过上正常的生活,有那么多的人在背后付出,医生,警察,社区人员……”

在隔离病房接受治疗的时候,陈强最关心的事就是:儿子是否也被传染。当他出院了,得知妻子儿子依然无恙后,陈强又突然想起了那些日子里辛勤工作,每天在病房里鼓励他的医护人员们,“我想感谢他们,可连他们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最新发布
热门推荐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文摘精选  

Top